社论:引领区域 发展数码经济

冠病疫情来袭,提高了网络的渗透率与使用率。生成式AI横空出世,进一步加大数码经济的发展潜能。(王彦燕摄)
冠病疫情来袭,提高了网络的渗透率与使用率。生成式AI横空出世,进一步加大数码经济的发展潜能。(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美国国际数据公司(IDC)最近发布的人工智能(AI)发展成熟度调查报告指出,在亚太区八个受调查的经济体中,新加坡名列前茅,达到“AI领导者”的水平。排在新加坡之后的是日本、澳大利亚和韩国,同属于第二级的“AI创新者”水平;印度和台湾处于第三级的“AI实践者”;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则处于第四级的“AI探索者”之列。

这个由美国科技巨头英特尔赞助的研究,分析了八个经济体的AI企业发展、政府政策,以及社会整体人才和技能掌握后得出上述的结论。根据调查的标准,“AI领导者”实现了AI优先和数据的充分利用,有能力完成AI发展的短期和长期目标。

与此同时,韩国在5月3日正式加入由我国、智利及新西兰创始的《数码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DEPA),成为第一个非创始国的新成员。新加坡是监督韩国入会的工作组主席。

这两则新闻显示,新加坡虽然体量小,但在数码经济的发展与推动方面,有不俗的表现,也有巨大的发挥空间。去年底,时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宣布《全国人工智能2.0战略》时呼吁,国人与企业应有当全球AI领头羊的远大抱负。

中美科技战越演越烈,为本区域的数码经济发展带来机遇。美国科技巨头亚马逊旗下的亚马逊云科技公司最近宣布,接下来四年将加码投资120亿元,在我国扩增云端科技的相关服务和设施。该公司至今已在本地投资115亿元。

过去几个月,苹果、微软、英伟达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的高管纷纷造访东南亚国家,并承诺在本区域作出巨额投资。另一方面,备受美国打压的中国科技公司,也纷纷到本区域投资,以分散风险。

除了地缘政治的因素,东南亚的市场也是吸引中美科技公司的另一个原因。东南亚总人口达6亿5000万,到了2030年中产阶级将约占65%。据估计,这将使本区域的网络服务相关的市场翻倍增长,达6000亿美元。

冠病疫情来袭,提高了网络的渗透率与使用率。生成式AI横空出世,进一步加大数码经济的发展潜能。科技巨头纷纷在本区域投资数据中心以及云端科技,为争夺AI市场布局。这些大手笔的投资,将使本区域成为AI以及云端科技领域的竞技场,有利于数码经济的发展。

亚细安国家也抓紧机遇,高规格接待美国科技巨头的到访。它们也各自推出数码经济以及AI发展的路线图。这固然会使高科技投资的竞争加剧,但是数码经济的发展空间宽大,足够容纳更多国家的参与。

我国是个外向型的经济体,向来主张开放的贸易体系。在2005年,新加坡、新西兰、智利与文莱四个小国,签署《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的前身),以推动全球更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随着数码经济的发展,新加坡、新西兰与智利三个小国在2020年6月签署DEPA,以建立数码贸易规则以及开放的数码经济合作。

跨境的电子商务贸易以及支付系统要无缝隙的衔接,统一的法规架构、标准和数据的流通至关重要。此外,要加强人们对数码经济的信心与信任,信息的保护以及网络安全也是关键。另一方面,数码经济的发展日新月异,如AI的发展,须要志同道合的经济体取得共识。

DEPA是全球首个多边数码经济协定。除了DEPA,新加坡积极推动《亚细安数码经济框架协议》(简称DEFA)的谈判,并先后与澳洲及英国签订双边的数码贸易协定。通过多边与双边的数码经济协定,新加坡在这个新兴经济领域的规则制定方面,占有一席之地。

在本区域,我国在数码经济的发展,有先行者的优势。许多来自美国与中国的科技公司,都以新加坡为据点,开拓东南亚的市场。它们也在东南亚其他国家投资,逐渐建构本区域的数码经济生态体系。在这生态体系中,新加坡逐渐成为本区域的数码经济枢纽,并致力于建立开放的数码贸易规则。在更充满挑战的新国际环境里,引领数码国际贸易发展能为新加坡带来新的增长机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