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值得警惕

6月10日,法国图卢兹,在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公布后的“反法西斯集会”上,警员巡视街道。(法新社)
6月10日,法国图卢兹,在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公布后的“反法西斯集会”上,警员巡视街道。(法新社)

字体大小: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极右翼政党赢得的议席增幅相当显著,五年前获得大胜的极左翼绿党/欧洲自由联盟党团议席明显减少,引发普遍关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国内极右翼对手得票率甚至大幅超过他的政党,迫使他宣布解散法国国会举行闪电大选,以自己的政治生涯做出豪赌,要在国内重建政治威信。这是欧洲政治与经济多年来频频向左走之后的调节,虽然中间势力仍居欧洲议会主导地位,但选举结果在欧洲乃至世界所可能引发的后果与效应,值得注意。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率约51%,与上届差不多,在过去五年纷乱的国际形势下,不如人们预期出现比较踊跃投票的现象,但选举结果仍反映欧洲国家的民意倾向。

几年来,左翼政治导致的难民与环保等课题走向极端,引起选民的反感,终于来到物极必反的地步。绿党的票大量流向极右翼,便是一个警示。其中,能源与难民问题都是主要原因。以德国来说,近年的“交通灯”三色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积极推动左翼政策,鼓舞了环保人士以激进手段推进课题,影响社会安宁,交通秩序,甚至细化到要求人们不吃肉等极端诉求,让许多民众不胜其扰,也破坏了左翼的形象。对不少欧洲人来说,满足环保诉求、绿色转型的代价高昂,包括能源、农业和生活层面,近年来为此感到疲惫的声音越来越大。加上大举接受难民所带来的宗教、文化与社会冲击,也显著发酵,导致越来越多的社会冲突。

宗教与文化迥异的难民和移民政策引发文化冲击,许多国家的社会对立情况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是本土基督教选民对政策逆反的主因,值得欧洲国家警惕。

诸如此类的课题,左翼政府在过去几年都没有有效合理的解决方案,逐渐引发普遍不满。欧洲国家在一体化的理想之下,过去20年搭上全球化潮流各有所得,但长期以来不能掩盖各国内部的问题,也难免成为欧盟内在的矛盾,包括政治、经济与军事政策。于是,多年来不少国家在一些政策上各行其是,导致欧盟逐渐松散化。然而俄乌战争的发生,瞬间强化了欧洲人的集体意志,以哈冲突掀起的反犹太行动,则激发白人基督徒与犹太人的危机意识。为了环保而反核能的能源政策,在俄乌开战后,德国等一些国家面对能源短缺问题,不得不重新审视能源政策,回归中间立场。然而在这过程中,能源价格飙涨导致通货膨胀,已经造成民众向保守阵营靠拢的效果。

2016年,特朗普得以在美国总统选举一战而胜,也是得力于左翼政治导致美国基层问题丛生的反弹。欧洲在过去几年没有汲取教训,极右翼会不会在接下来的各国选举中继续得势壮大,值得观察。在目前形势下,一般认为欧盟的难民政策可能受到抑制,也可能不再那么积极于环境课题。

在外交课题上,由于欧洲议会并不决定成员国的外交政策,因此一般预料变化不大。欧洲主要国家在俄乌战争立场上相当一致支持乌克兰,也对强化欧盟影响力有共识。比较引起关注的是,右翼的民意会不会进一步促进目前已经对俄强硬的立场,包括更主动向乌克兰派兵,乃至不理会俄罗斯的核讹诈,与俄罗斯正面交战,以求早日结束战事。

难民问题、激进环保、物价飙涨和战争,造成左右撕裂,都是欧洲选民人心思变的主要原因,各国无法回归以欧洲人为中心的政策,导致社会与宗教冲突不断增加,值得其他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化的国家警惕与深思。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