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可让攻击商船事件常态化

巴西班让码头船只碰撞造成油污扩散到东海岸公园海滩,海水被油污染成了黑色。(陈渊庄摄)
巴西班让码头船只碰撞造成油污扩散到东海岸公园海滩,海水被油污染成了黑色。(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巴西班让码头船只相撞导致漏油,污染我国海域和沙滩事件,造成的破坏相当严重,除了环境污染,也可能带来潜在的人体危害,对海洋生物造成的伤害更是不在话下。

事件凸显本已非常繁忙的新加坡港口,由于近段时间以来,国际海事业为了规避也门胡塞武装组织的攻击,纷纷避开中东的红海,改走远很多的非洲南端好望角,因而必须在新加坡额外加油补给或进行卸载、转运等业务。根据国际海运界的分析,我国港口其实已经承载了近乎爆棚的业务。

导致海运界大失常的原因,是胡塞武装在去年以哈冲突之后,为了支持哈马斯和反击以色列,以国际正常商业航运为标的,展开攻击或扣押的武装行动。其中,去年底悬挂新加坡旗的马士基—杭州号集装箱船遭到胡塞武装的导弹袭击,胡塞武装还以快艇射击追截企图登船挟持,所幸在美国海军武装直升机介入下才保住人货平安,行动中击沉三艘胡塞快艇,击毙至少10人。就在上周,胡塞武装也宣称两艘准备航往以色列方向的货轮,违反他们的禁令而被攻击,正在沉没,其中一艘帕劳注册的货船处于从马来西亚载运木材前往意大利途中。

无论任何理由,类似的非法武装行动都与恐怖主义袭击无分别,必须受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因为一旦常态化或持续不受打击,其他相互敌对的国家甚至武装力量可以用各种理由仿效,依靠本身武力在公海上为所欲为,这将严重破坏国际航行自由与秩序,进而对国际经贸与人命造成巨大威胁。

新加坡作为国际重要商港,这一次的撞船事件与拥挤是否有关,有待厘清。但事件显示,清理油污等各种危机处理能力,我们必须不断精益求精。

数十年来,我国已经发展出非常健全的港口营运模式,也在人力紧缺的情况下建立起高效的运作能力,包括软硬件设施与管理方面,这是我们长期荣登世界最佳港口的关键,也是尽管周边地区不乏其他港口的竞争,新加坡仍长期是国际航运业首选港口的原因。

根据国际海事媒体The Maritime Executive报道,我国今年头五个月处理的集装箱量同比增加近8%,码头使用率在5月份几乎达到90%,这是业内人士认为开始会导致效率下滑的拥挤程度。

导致过度拥挤的需求侧原因也和中美博弈有关,美国对中国的制裁与限制导致众多厂商急于进出货。船只在我国港口排队天数拉长。由于规避红海和中东地区,国际航运远走同样拥挤的好望角,回到亚洲的时间变得不确定,不仅混乱也严重推高了运费。

见微知著,战乱不只打击海事业,也迫使航空运输绕道,同样可能带来其他风险。新加坡海港拥挤的情况说明,国际地缘政治与军事冲突对国际贸易影响巨大。对于高度依赖进出口贸易的经济体,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也门,仰赖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这类组织,如果能长期以武力扼守要津,恣意威胁勒索和攻击商船,必定导致国际海运业严重乱套,国际经济风险大涨,也势必冲击中东国家本身。

原本,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应该更积极介入国际航道被非法阻断的威胁,像打击海盗一样打击破坏者,畅通水道,维护航行自由,早日化解纷争。然而,眼下有实力维持国际秩序的主要大国纷纷阵营化,相互猜忌日益加深,导致这些有区域国家撑腰的武装组织,得以长期破坏正常商业运作,令人无奈。攻击商船这种危及经济与生存的情况不应持续,在施暴者被歼灭之前,国际社会应该持续谴责,避免其他拥武自重的势力群起效尤。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