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依国际法结束俄乌战争

6月16日,在瑞士卢塞恩附近的布尔根施托克度假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中)在出席乌克兰和平峰会全体会议时查看文件。 (法新社)
6月16日,在瑞士卢塞恩附近的布尔根施托克度假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中)在出席乌克兰和平峰会全体会议时查看文件。 (法新社)

字体大小:

在瑞士召开的乌克兰和平峰会于6月16日结束,有80个国家和四个欧洲机构在联合公报上签字,但有少数全球南方国家没有签字。公报明确谴责俄罗斯向乌克兰开战,并呼吁俄方把扎波罗热核电站和乌克兰海港的控制权归还给乌方,同时主张通过对话恢复和平。由于莫斯科立场强硬,发动侵略战争的俄罗斯这次并没有受邀参加峰会,无疑是最大的缺憾。经历三年的血战,以北约为主的西方社会介入越来越深,俄乌战争对根据国际法运行的世界秩序的冲击也越来越大;如何收场,将左右未来的地缘政治格局。

与会的新加坡总理特使、国家发展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在会上指出,国家不论大小,它们的领土完整、政治独立和主权完整,都应得到维护与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违反这些原则,所以新加坡明确谴责,秉持的是对原则的坚持,而非选边站的立场。这一主张相信是绝大多数热爱和平,反对强权就是公理的国家的基本共识,也是二战结束后全球和平发展的关键前提。俄乌战争如何结束,因此具有不容低估的重要意义。

尊重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必须是结束俄乌战争的依据,因为这是二战后和平秩序所立足的原则;破坏它势必终结和平现状,让国际关系重新陷入丛林法则。纵观世界历史,弱肉强食一直是常态。第一次世界大战瓦解了欧洲帝国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西方殖民主义,人类痛定思痛,成立以法治规范国际交往的新文明秩序与联合国组织,才迎来近一个世纪的和平发展。俄乌战争赤裸裸地挑战这宝贵但脆弱的当代文明价值,所以必须得到各国应有的重视,妥善予以解决。

没有被邀请参加的俄罗斯在峰会前提出自身的和谈条件,要求乌克兰承认侵略现实,放弃东部四州主权,割地求和。这当然是不可接受的,也受到乌克兰和西方国家的抨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近日陆续增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美国在峰会开幕前宣布,为乌克兰提供超过15亿美元(约20亿3000万新元)援助,用于协助乌克兰修建受损的能源设施和缓解人道危机,都在表明不能让侵略得逞的坚定立场,避免俄乌战争颠覆既有的国际法治秩序。

让人遗憾的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美国总统拜登并没有出席峰会。毕竟峰会强调的是以联合国宪章作为结束战争的和平原则,古特雷斯的缺席,削弱了峰会的象征性。美国是支持乌克兰抗战的主要西方国家,拜登虽然派遣副总统哈里斯与会,但总不如他本人亲自出席更有代表性。作为崛起的世界大国,中国没有派代表参加,难免让各界质疑北京对维护国际法治秩序的态度。当然,结束俄乌战争更不能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因此,瑞士峰会只是开端,随着形势的变化,还需后续的类似和平努力。

虽然终结武力冲突是集体目的,但历史经验表明,和平更多时候必须在战场上取得。一战是精疲力尽的德意志帝国同意签署停战协议结束,二战则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同意无条件投降结束。这些都是在战场上一决胜负后的和平。这或许是为何西方国家领袖一再强调,绝对不能让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获胜。有理由相信,后续有意义的俄乌战争和平会议,必然要发生在得到西方军援和军训的乌军,有力打败俄军为止。否则,依国际法结束俄乌战争将无从谈起。

相对乌克兰的和谈立场,公报的措辞尽管更为温和,只提出核安全、粮食安全和释放遭非法拘留的乌克兰公民与儿童,却仍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一致的支持,印度、沙特阿拉伯、南非等一些全球南方国家,并没有在公报上签字,显示国际正义的脆弱性。二战后世界和平秩序,因而出现从法治倒退为强权即是公理的危险苗头。这值得爱好和平与稳定的人们高度警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