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重新评估年长驾驶者的安全问题

对于习惯开车的年长者来说,开车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身份认同,要改变的确有一定的挑战,但基于公共安全考量,人们可以逐步减少开车次数,再慢慢过渡到不再开车,以减缓对生活造成的巨大冲击。(关俊威摄)
对于习惯开车的年长者来说,开车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身份认同,要改变的确有一定的挑战,但基于公共安全考量,人们可以逐步减少开车次数,再慢慢过渡到不再开车,以减缓对生活造成的巨大冲击。(关俊威摄)

字体大小:

近期涉及年长驾驶者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引发了社会对年长者驾驶能力评估和安全管理的深思与讨论。关于年长驾驶者的管制问题,须要平衡公共安全和个人权利,通过更严格的体检和驾驶能力评估,相信能有效减少相关的交通事故,提升整体交通安全水平。

进入6月份,本地发生至少三起涉及年长驾驶者的交通事故。上周三,一名74岁女司机的轿车疑似失控冲上人行道,导致她受伤送院。在这之前的几天,一位89岁的老人载着90岁的友人去晨运,车子途中失控连撞三辆车后造成两人都受伤入院。在另一起车祸中,一名74岁女乘客丧命,驾驶者是她76岁的丈夫。

在人口迅速老龄化的社会,涉及年长驾驶者的交通事故日益增加, 这并不是新加坡独有的现象,相关管制问题的讨论一直都存在。例如在日本,一名84岁男子6月初在东京以北的埼玉县驾车撞上一群小学生,导致一名女生重伤,年长者是否应该继续驾驶的辩论,在日本舆论再次升温。

跟新加坡一样,日本和韩国都面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它们都在研究如何在平衡年长驾驶者的生活便利与公众安全之间,找到合适的政策和措施,这当中或许有一些值得新加坡参考。在日本,75岁及以上的驾驶者除了每三年得通过认知测试之外,还必须通过驾驶技术考试。在韩国,为鼓励年长驾驶者放弃驾驶,65岁及以上自愿放弃驾照的年长者,可获得10万韩元(约100新元)的购物券作为奖励,一些城市的奖励金额还加倍至20万韩元。

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做法一致,没有对第三级及以下的驾照设年龄顶限,65岁以上的驾驶者只须每三年提交体检报告,证明仍适合驾驶即可。随着涉及年长驾驶者的交通事故增加,可能有必要增强这方面的管制。如今的驾车人士越来越没有耐性,加上行人和驾驶者都容易被手机分心,面对这些鲁莽的公路使用者,驾驶者的反应必须更敏捷,因此除了眼力和健康检测之外,或许也应该让年长驾驶者接受反应测试。我国可考虑为不同年龄段的年长驾驶者,设下不同的评估标准,将做测试的间隔缩短到一或两年,并参考日本的做法,在允许年长者更新驾照之前鉴定他们的驾驶技术。

对一些年长者来说,驾驶是他们的生计,商业驾驶有别于普通驾驶,长时间连续驾驶对体力要求更高。本地职业驾驶执照年龄限制是75岁,根据在2022年披露的新加坡医药协会的数据,70岁至74岁的德士和私召车司机发生事故的可能性,比60岁以下的同行高出五六倍。因此在更新相关职业驾驶执照时,应该采取更严格的标准。

一些人建议设驾驶者年龄顶限,但这是行不通的,因为身体和精神状况因人而异,不可一概而论。除了更严格的评估,另一个积极的做法是鼓励年长者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不要独自开车。新加坡的交通方便,就算不开车,出行也不会太麻烦,掌握智能手机的运用以后,随时都能召车出门,也可通过手机查看巴士班表,无须在巴士车站浪费时间。

人到暮年仍可开车到处玩,是自立和自由的象征,对于改善年长者的心理健康有一定的帮助。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在公路上发生碰撞的风险比年轻人更高,事故后果也可能更严重。对于习惯开车的年长者来说,开车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身份认同,要改变的确有一定的挑战,但基于公共安全考量,人们可以逐步减少开车次数,再慢慢过渡到不再开车,以减缓对生活造成的巨大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