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纪念长堤百年 勿忘承前启后

新柔长堤(陈渊庄摄)
新柔长堤(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6月28日是新柔长堤落成百年的日子,两地都分别举办了纪念活动。100年来,从同为英国殖民地、同样经历日本占领时期到分属两国,新柔经历多番风雨沧桑,值得珍惜的是,两地人民今日的生活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两国政府也都在积极准备更紧密的合作。

位于新山北边的陈厝港(Kangkar Tebrau)可谓见证了两地千丝万缕的关系。陈厝港港主陈开顺先在新加坡北部万礼一带靠种植甘蜜发迹;1844年,他的成功受到柔佛天猛公伊布拉欣注意,向他提议到柔佛发展,陈开顺慨然应允,带了4000多名族人渡海开垦,从此甘蜜和胡椒等种植业在柔佛大放异彩,推动了当地经济,陈开顺也成为当地华社领袖,甚至当上柔佛首位受封的华人甲必丹。柔佛提供比新加坡更大的种植土地,甘蜜和其他经济作物与马国原物料则通过新加坡南方港口输出到全世界。陈厝港边的地不老河也是最早向新加坡供水的河流之一。

这段在新加坡鲜为人知的历史,说明在1819年开埠之后的新加坡,很快就在某些领域发展出一定规模,同时在人才、资金与产业上溢出到柔佛。新马200年来的往来历史,既有民间与商业的互动需求,也离不开官方的政策和鼓励。长堤的建设,既出自殖民地政府的治理和经贸需要,也实实在在造福了民间的发展。

值得庆幸的是,百多年的互动虽然经历过无数严峻挑战,两地和两国官方都没有让问题演变成不可化解的历史仇怨。对岸大小政治人物偶尔出现的敌意言行,都能在共同利益与和平的大环境下,逐渐被稀释;期间所带来的巨大好处,也没有让任何一方表现出足以伤害情感的傲慢。

百年来,长堤经历三度扩建,象征人民与经贸往来越来越紧密,两地两国的关系无论从贸易金额还是人与货品的交流数字,都到了唇齿相依的程度。拟议中的柔新经济特区更将进一步深化彼此联系,能给两地企业家和就业者带来许多好处,除了有利于柔佛,更可能惠及整个马来西亚,进一步提升两地的生活水平。

百年来,很多家族成员分居两地的情况,今天随着工作与人生发展等原因,更是如此。重要的是,经贸、人员与生活休闲的频密互动,紧密联系,有助于两国政府和政策在世俗化的脉络下相互谅解,同时持续遵循现代化和法制化的规则行事,降低宗教极端主义或种族主义崛起的诱因,从而建立长久的和平。

新柔地铁在两年后的落成不意味着长堤可以功成身退,地铁只能分担部分客流量,长堤依然是大量货物往来的重要通道。地铁固然可能冲击我国北部的零售业和租赁市场,需要更多因应之道,但也未必不能给我国带来更多新的机会,包括更多本来不愿离开马国的高端人才,会因交通便利而南下新山,寻找为新加坡企业工作的机会。也有分析认为,随着国际供应链重组,更多国际大企业进驻,加上柔新经济特区计划,柔佛有可能成为东南亚的深圳,在一代人之间经济获得大幅提升。这些未来的变化,都值得我们以积极的心态,做好迎接的准备。

100年在历史书本上只是一瞬间,但对个人与家族来说并不短。从新马发展史来看,期间所发生的变化,已经被证明是超乎两地早年开垦创业的众多港主和企业家的想象。当年的他们无法想象今天的繁荣与好景,我们也不能想当然耳以为未来的生活必定更繁荣更美好。

动荡的世界局势越来越不可测,新马两国与新柔两地今后会在国际风云变幻中受到什么冲击,或者彼此内部政治形势的变化会带来什么压力,我们都必须以积极心态去面对和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必须坚信和平才会带来发展机会,用心建设才能改善生活,造福子孙。一衣带水的两国两地,政府和民间虽然不能设想下一个百年那么遥远,但都应该更懂得珍惜眼前的和平与和谐所产生的红利,努力打造心理上的长堤,打造和谐共赢的局面,期许继续创造繁荣成功,自由幸福,留下令未来子孙都能感念的事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