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哈冲突

社论:承认巴勒斯坦国的门槛在哪?

6月25日,在约旦河西岸拉马拉,一名妇女手持绣有巴勒斯坦名称和历史地区地图的传统巴勒斯坦头巾,为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的巴勒斯坦人抗议,并声援加沙地带的居民。(法新社)
6月25日,在约旦河西岸拉马拉,一名妇女手持绣有巴勒斯坦名称和历史地区地图的传统巴勒斯坦头巾,为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的巴勒斯坦人抗议,并声援加沙地带的居民。(法新社)

字体大小:

7月2日,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国会回答了一个重要问题: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的门槛在哪?换言之,必须满足哪些条件,新加坡才会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

维文强调的一点是:各国在做出决定时都必须考虑,是否存在一个有效的政府或领导人,能代表所有巴勒斯坦人,至少能有效管控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并且有民意基础和权力能代表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谈判。

这些问题目前均属未知,因此,新加坡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时间点也只能是不确定。不过,在这次回应中,维文也做了一个重要的政治表态,即新加坡准备原则上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这表示新加坡是站在国际舆论一边的。巴勒斯坦在今年4月2日要求联合国重新考虑它的成员国资格申请,但安理会在4月18日的表决中,因常任理事国美国否决,无法支持有关申请。5月,联合国召开特别大会,要求安理会重新考虑巴勒斯坦的申请,新加坡投票支持这一决议草案。

维文说,此举意味着新加坡准备原则上承认巴勒斯坦为独立国家。但他也补充说,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这么做。言下之意,目前并不是适当的时机。但这次的表态说明,政府意识到,国际舆论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国际社会能够也必须协力扭转目前看来几乎无望的情况,使之回到朝两国方案的目标前进。新加坡本身的态度固然无足轻重,但国际社会的集体力量却不容忽视。

从维文的回答看,要跨过门槛可谓困难重重,所需的条件目前都不具足。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既无法管辖加沙地带,加沙的战火也停息无期,直接管控加沙和以色列作战的是哈马斯。在这种情况下,承认巴勒斯坦国确实存在现实的问题,因为巴勒斯坦存在两个政府,而哈马斯虽获得多数巴勒斯坦人的支持,却也是大多数国家所不能接受的。

巴勒斯坦要如何解决哈马斯问题,以便能代表所有巴人和以色列谈判,固然是巴人必须设法处理的家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国际社会可以协力促使以哈达致停火,避免人道主义灾难持续恶化。毋庸讳言,要达致停火,必须兼有以哈双方的共同意愿。以色列显然没有这个意愿,背后还有能在联合国安理会行使否决权的美国。国际社会越来越强大的舆论压力,最终是否能使以哈实现停火,目前还难以断言。但我们相信,以哈双方都不能完全置国际压力于不顾。

加沙地带如今已几乎沦为一片废墟,而国际社会却显得很无力。原因之一,是以色列的极右派不仅反对两国方案,还有把加沙置于军事控制,在西岸继续扩大占领地和实施隔离政策的意图,这是国际社会不能纵容却也感到无奈的。目前已有143国承认巴勒斯坦国,几乎所有国家也都赞同两国方案,国际社会必须展示更大决心,并在这个基础上促成加沙停火,加大人道主义援助,同时为之提供维和部队。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也应效仿新加坡的积极做法,不只是夸夸其谈或空等待,而是通过实际的行动,帮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积蓄执政能力。新加坡自2013年起,通过加强技术援助配套(Enhanced Technical Assistance Package,简称ETAP),协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增强能力,为最终的建国做准备。配套为巴勒斯坦人员提供赞助,到我国参与研究访问,以及参加新加坡合作计划(Singapore Cooperation Programme)下的能力培训课程。配套也为有潜能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人员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在新加坡大学修读研究生课程。更多的国家应该以这样的实际行动帮助巴国。当然,我们也期望巴勒斯坦人能尽快团结一致,自强不息,决心摆脱悲惨的命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