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英国工党面对严峻挑战

对比前党魁科尔宾所领导的2019年大选惨败,从政不到10年的斯塔默在2020年取代科尔宾后,大刀阔斧改革前任的极左政策和反犹立场,让工党逐渐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可。(路透社)
对比前党魁科尔宾所领导的2019年大选惨败,从政不到10年的斯塔默在2020年取代科尔宾后,大刀阔斧改革前任的极左政策和反犹立场,让工党逐渐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可。(路透社)

字体大小:

英国工党在7月4日的全国大选,一如所料地赢得国会绝大多数议席,结束保守党连续14年的执政。工党党魁斯塔默7月5日受委为首相数小时后,便公布新内阁名单。25名内阁成员有11名女性,是历来最多。虽然工党在议会下院650议席中,赢得至少412席,远超326席的过半门槛,但全国得票率只有约34%,显示选民主要是厌弃保守党而非支持工党。此外,大选投票率低于60%,为2001年以来最低,也反映选民缺乏足够的政治热情。

选民对保守党的厌恶情绪,在选举结果表露无遗。保守党只保住121席,一共丢失了250个席次,得票率约为24%。党魁苏纳克自身选区的选前民调还告急,最终以47.5%在多角战中胜出。苏纳克内阁的多名重量级部长和党内元老纷纷落选,包括国防部长、教育部长、交通部长等12名阁员。前首相特拉斯则以630票之差输给了工党对手杰米。但这些流失的选票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倒向工党,而是转给比保守党更保守的改革党。一些分析和传闻甚至指出,改革党党魁法拉奇有可能今后入主保守党或取而代之。

对工党的另一个警讯是总体得票率。作为英国政坛的两大主流政党,工党和保守党在本届大选总共只获得少于60%选票,中间派的自由民主党、极右翼改革党、极左翼绿党等小党派共赢得超过40%的选票。由于英国实行简单多数当选制,这些小党仅获得18%的议会席位。但这表明两大主流政党的支持率显著下降,英国民主几百年的稳定两党制面对严峻挑战。被赶下台的保守党因为党内丑闻和政治斗争不断,六年内换了五个首相,加上经济和移民政策激怒保守选民,让改革党乘势而起。

工党这回也并非单纯坐收渔利。对比前党魁科尔宾所领导的2019年大选惨败,从政不到10年的斯塔默在2020年取代科尔宾后,大刀阔斧改革前任的极左政策和反犹立场,让工党逐渐获得中间选民的认可。科尔宾领导的工党,在2019年遭遇1935年以来最大的选举挫败,一共丢失59席,仅保住203席,得票率32.1%。工党本次选举得票率约34%,表明斯塔默还须加倍努力。尽管科尔宾被开除党籍,但他还是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当选议员,间接反映工党内部的左翼实力。

因此,斯塔默虽然成功把工党往中间靠拢,执政后能否镇住党内左派民粹主义,成为挑战之一。英国舆论对斯塔默的最大批评,是他缺乏政治领袖的群众魅力,无法激起支持者的热情,更遑论吸引中间选民。但他所领导的工党还面对更大的难题。舆论认为工党竞选纲领缺乏明确的国家方向,在解决民生难题和非法移民等选民关心的课题方面,没有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因此,工党政府恐怕难以享受执政的蜜月期,很快就要面对民众的不满。

英国的国债于2023年底为2万7000亿英镑(约4万7000亿新元),占国内生产总值101.3%。选举民调发现,选民最关心的主要课题包括经济增长缓慢、公共医疗服务低效、住房危机和非法移民。主张高福利的工党一贯倾向于加税,但这势必违背竞选承诺而引发选民反弹。苏纳克政府由于没能减少非法移民,让改革党趁虚而入。斯塔默若仍旧不能处理好移民问题,必然面对右翼民粹主义的巨大压力。来自党内外左右两极的步步进逼,或是工党政府必须面对的长期挑战。

与欧洲大陆民粹主义的崛起类似,英国选民唾弃主流精英,让工党捡到现成便宜。左倾的工党因而须面对欧洲政治右转的大趋势,避免改善民生的施政过早被其他政治课题绑架。这轮民粹主义带有反移民的基调,让主张限制移民的法拉奇一鸣惊人,不但获选进入国会殿堂,成立才五年的改革党还赢得超过400万张选票,得票率约为12%,获得四个席位。这零的突破,以及短期内仍然难以解决的移民争议,或许才是英国今后政治动向值得关注之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