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蓦然回首

字体大小:

说黑道白

旧岁即将辞别,新春脚步渐近之际,聆赏了一场称心舒服的歌唱音乐会。“蓦然回首”这个主题,置身在阔别四年的维多利亚音乐厅,蓦然回首过去在台上多次的业余演出,心情既兴奋又有一丝说不出的惆怅;怀念一同表演的昔日伙伴,痛惜恐怕再也没法见到那指挥若定的熟悉身影。

是潘耀田老师让整场新春歌曲与长青老歌注入了新生命,年轻的管弦乐队,年轻的合唱和声,将脍炙人口的歌曲重现舞台。前辈歌影红星庄雪芳、擅唱周璇老歌的实力派唱将凌莺,还有以美声法演绎流行曲的女高音唐翎,不同的表演风格,将首首曲词俱佳的好歌,从听众内心深处翻了出来。老中青“三代同堂”的演出阵容,换来台下老中青三代的随曲哼唱,拍和、低吟。

不知是我“食古不化”抑或追不上时代,近二十多年来总觉得贺年歌曲嘈杂无比,歌词更是粗俗乏味。是“今不如古”还是先入为主?

“梅花开放,雪花飘扬……莫忘记你又长大一岁,莫忘记年又过了一年。幼年多学习,长大本领强……”;“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年之计在于晨……”;听,《恭喜大家今年好》与《春之晨》两曲,言简意赅,朗朗上口;热带岛国既无梅花,亦不见纷飞雪花,但觉浓浓春意,随歌乐扑面,台上少年乐者与歌者,应该尝试去了解其中涵义,练好更强更大的本领,莫辜负了大好时光。

其他如《大地回春》《迎春花》《恭喜恭喜》等是我那个年代家喻户晓的经典新年歌,传唱至今犹不衰。久违了的《故乡》与《前程万里》更是激荡人心。春节不一定硬要发啊发啊的不知所谓的新年歌,与其让这些喧嚷刺耳的歌曲充斥市面,还不如重唱重播积极向上或者优美悦耳的好歌,例如《甜蜜蜜》《蔷薇处处开》喜气洋洋,开心开怀;要是能加上“大家努力干一场”的《春天里》那可正合我意了。

“走遍了万水千山,尝尽了甜酸苦辣,如今又回到了旧时的庭院,听到了燕语呢喃;孩子你靠近母亲的怀抱……”《合家欢》那句句“母亲的怀抱温暖”,声声入心入肺。 每逢佳节倍思亲,思念起往生数载的老妈子,春节总忙上好几天,烹煮一大桌家乡美食,心里不禁黯然。

蓦然回首昔日过年难忘的一幕:——上个世纪60年代,专收厨余变卖或饲养猪只的农夫,一到过年,总会送上两只活鸡与几枚鸡蛋。那时家贫,难得有鸡吃,可老妈子那辈人,孝字排先,自己不舍得吃,还吩咐我提着纸袋装着活鸡,搭有轨电车,送到外婆家。

七八岁那年,活鸡在电车上跳出纸袋;它啼我喊,搞得满车乘客团团转,还好旁人协助捉了,但眼泪已急得流了下来……

hoyuenricky@gmail.com

笔心

近二十多年来总觉得贺年歌曲嘈杂无比,歌词更是粗俗乏味。是“今不如古”还是先入为主?——何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