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黄美丽的呼声

字体大小:

跑码头

4月1日黄耀明演唱会“美丽的呼声”,除了向张国荣致敬的一段“American Pie”和最后一首《问我》,全晚丽的电视和亚洲电视主题曲,《龙门阵》还特邀三位曾在该台任职的音乐界巨星客串,可惜未到12点就散场,没有挽留观众集体现场目击亚视关机的历史时刻,诚为一大憾事。和所有电视台无缘的我,唯一的亚视记忆是《今夜不设防》林青霞当嘉宾那集,露肩大美人开场白“你们说我sex不sexy”铭记至今,资历如此失礼,倒也厚着脸皮和吃过亚视奶的朋友们涌到邻近酒楼,齐齐见证可能是电视史上最残酷的sharp cut。赶着下班的服务员见临近午夜来了班怪人,互相打个眼色暗叫不妙,她们显然不知道当晚乃所谓二奶台的死期,时钟敲响12下画面突然消失,我们娇声呖呖投诉,熟读公关手册的一个还掏出“这个位置接收不是很好”作搪塞,毫不察觉食客送上一份迟到的愚人节大礼。

黄先生虽然开宗明义宣布只谈风月不谈政治,台上台下人山人海的黄丝已经说明了一切,我最开心野生捕获议员陈志全,握过的手简直不舍得洗。大陆专诚赴港捧场的黄粉依旧非常多,但今时不同往日,以行动支持被送上“封杀号”大游轮的艺人是需要一点骨气的,所以也特别令人感动,希望他们抽得出时间看《选老顶》和《十年》,好好享受自由行的自由。忽然记起,那时社交网络的小妺妹习惯称我们的安东尼为“黄美丽”,经过岁月雕琢,他终于当之无愧了。

讲出来非常惭愧,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那首黎小田作曲、黄霑填词、陈丽斯原唱的励志歌叫《我系我》(我是我),黄耀明在演唱会以它压轴,天幕大字打出《问我》,事后在日报专栏提起仍然继续犯错,幸好交稿后良心忽然发现,否则又要对不起读者。“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有千般错,全心去承受结果,面对世界一切,哪怕会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在《十年》荣获金像奖最佳影片的晚上听到,特别感慨万千。生得迟的你可能不知道,这首脍炙人口的电影插曲来自《跳灰》,梁普智导演萧芳芳主演兼合导,1976年出品,当时香港新浪潮尚未涌起,一转眼景况已经变成这样了,唉唉唉。啊还有,“跳灰”是黑社会术语,70年代用作片名一路顺风,不像今天的《选老坐》临公映被逼改成《选老顶》,自由是否在渐渐萎缩,你说呢?

东拉西扯写了一大段,无非为了介绍杜汶泽出场,他联同陈志全、林日曦和袁志伟摆的“龙门阵”,令现场1500幸运观众切身体验何谓高潮。ViuTV的袁先生我不熟,其他三位齐齐为明哥打气,简直替原本负面的成语“一丘之貉”注入正能量,目击他们劈哩啪啦,我在男主角为香港流下眼泪前,就抢先开心到哭。杜先生锁不住的大嘴巴除了粗口横飞,还两度声震屋瓦以“八婆”呼喝我们亲爱的议员,政治不正确可以可爱到这种程度,教人芳心狂喜。上星期他在周刊访问表示,“觉得王宗尧靓仔,才创作出角色的同性恋背景”,同志个个受宠若惊,虽然“帅哥必然是同志”的潜台辞歧视色彩呼之欲出,飘飘然之际什么都不计较。(传自巴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