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Grab调涨车资是慷他人之慨

为了让消费者适应新车资,Grab会在6月1日至14日间,提供可在尖峰时段使用的1元优惠券。 (白艳琳摄)
为了让消费者适应新车资,Grab会在6月1日至14日间,提供可在尖峰时段使用的1元优惠券。 (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在全岛进入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后,私召车业者Grab宣布私召车每趟车程的基本收费从2元5角调高到3元5角,涨辐达40%。

根据Grab的说法,这是Grab与司机和劳资政伙伴深入讨论后,决定调高收费作为司机因疫情收入受挫的援助计划之一。Grab还说,在新车资生效首个月里,不会针对这1元抽取20%的佣金。

在商言商,Grab管理层希望把公司盈利做大,无可厚非。但是,此时正值困难时期,企业应负起社会责任,思考如何和合作伙伴携手渡过难关,而不是调高车资。Grab的做法,无论是时机还是动机,都引发广泛的质疑。

疫情再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有的人入不敷出,有的人失业,有的商家撑不下去而结束营业。正当大家缩紧腰带艰苦抗疫之时,Grab却提油救火地宣布调高车资,作为援助司机的计划。

根据记者的街头采访,绝大多数司机认为现在搭客太少了,一天工作10个小时如果能运载六名乘客,也就只多得6元。司机只在6月份的每趟车程中多收1元,根本无济于事。Grab在每趟车程的车资上抽佣20%,才是影响司机收入的关键因素。搭客接受采访时也认为,Grab应该把抽佣调低10个百分点,才能让司机在艰难时刻有多一点收入,而不是调高车资。就有搭客说会暂停电召Grab,改乘其他平台的私召车。一家私召车公司则在社交媒体上以10%佣金和其他福利作号召,希望招募更多司机加入他们的行列。另一家私召车公司则分发2元的折扣券,一家德士公司还发电邮通知乘客说他们不涨车资。

Grab表面上以照顾司机,帮他们度过疫情困境为由来调高车资,实际上却把照顾司机的责任强加在搭客身上,这是慷他人之慨。

6月底之后,Grab又将继续从调高后的总车资中抽取20%的佣金,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作为一家国际大企业,Grab给自己塑造了发“灾难财”的企业形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