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隔离令执行有待改善

(Unsplash/Markus Winkler)
(Unsplash/Markus Winkler)

字体大小:

政府为了控制冠病疫情,制定了很多防疫措施,但我对隔离令的执行程序充满了疑惑。

7月21日,我接到卫生部来电,告知我的外籍女佣接获隔离令,不许踏出家门。我询问详情,包括隔离令何时生效,女佣在什么时候、哪里与确诊病患有过接触,对方表示无法提供任何资料。对方也问起策安保安(Certis Cisco)是否有联系我们?我说“没有”。

隔天,另一名卫生部职员来电,通知我女佣的隔离令从7月18日开始执行,至于几时结束,他并不知道。他也表示,拭子检测人员会先来我家为女佣进行检测,如果呈阴性,策安保安会派人前来将女佣带到政府设施进行隔离。

我问对方女佣是否可在家隔离,因为我家里有行动不便的80岁母亲需要她照顾。对方表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女佣可以居家隔离,但我们得提供一间有厕所的房间给她,她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直到隔离令结束。

既然不能离开房间,不能接触他人,女佣又如何照顾我的母亲?对方又说,如果要让女佣照顾我母亲,与我的家庭成员接触,那我们全家人都必须居家隔离,不能离开家门半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母亲须要到综合诊疗所验血、看医生,我全家居家隔离,万一母亲发生什么事,该如何是好?于是,我告知对方,请他们安排女佣到政府设施隔离。

7月23日凌晨1时45分,策安保安人员将女佣的隔离令文件放在我家门口,并让我们收到后立即打他们的客服热线。隔离令上注明隔离期是7月18日至29日。

当天一早,我拨了无数通电话,却一直无法联系上。直到下午,我听了至少15分钟的机器录音音乐,终于和客服人员通了话。我向对方确认我愿意让女佣到政府设施进行隔离,但是拭子检测人员还没上门为女佣检测。对方说女佣可以先到政府隔离设施,再进行检测,并要我让女佣准备换洗衣物、日用品等等,策安保安随时会派人来接她。

然而,一直到隔天早上都没有人来接女佣。从接获卫生部通知算起,已经进入第四天,还是没有人来为女佣进行拭子检测。我觉得不能再等了,因为家里有年迈父母,他们的健康最让我担忧。我赶紧前往居委会领取自助检测仪,让女佣在家自行检测。

当天下午,又有卫生部职员来电,问女佣是否独自在一个房间内居家隔离。我再次告诉对方,家里没有符合条件的房间让女佣隔离,请他们安排她到别处隔离。过了约20分钟,策安保安终于来电,说将在当天傍晚7时前来接女佣。

女佣于7月24日到酒店隔离,直到29日完成。隔离令结束当天,有关人员将女佣带到酒店接待处,要她自己回家。女佣吓坏了,她根本不懂得怎么回家。我们都以为策安保安接走女佣,自然会将她送回原处。对方也没向我提及女佣隔离结束后,要自行安排交通回家。最后,女佣拨电向我求助,我立即拨电卫生部询问,但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只能电召德士把女佣载回家。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女佣是在何时、哪里与确诊病患有过接触。女佣经常和我出入巴刹、超市,如果卫生部能够提供多一些资料,那我和家人也可以多加注意。

作为老百姓,我愿意配合政府所推行的防疫措施。我一直相信,隔离令颁布下来后,整个执行过程应该是严谨且快速的。但是,当我亲身经历这一切,不禁让我忧心。如果在执行时,某一些环节出现了疏漏,影响整个防疫措施的进行,让疫情控制不下来,那将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