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对补习行业现状的看法

作者认为,开补习机构不应该变成单纯的商业行为,如果只是以盈利为目的,后果是很危险的。(图/pixabay)
作者认为,开补习机构不应该变成单纯的商业行为,如果只是以盈利为目的,后果是很危险的。(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新加坡补习行业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产业。一些补习中心为了生意,擅长在家长群中制造焦虑感,因为焦虑的存在就代表有商机。他们会告诉家长,小孩不能输在起跑线,从幼稚园K1就应该进行系统训练,否则就可能在将来的高才教育计划(Gifted Education Programme,简称GEP)考试、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小六直通车或小六会考中落后。

过度夸大超前学习的好处,让孩子上比正常课程高一年或两年甚至更高的课程。如果这种超前学习变成风气,这个市场规模是巨大的,但是可能会本末倒置,让学校教育变成鸡肋。

开补习机构不应该变成单纯的商业行为,如果只是以盈利为目的,后果是很危险的。

看着现在六七岁的小孩去上奥数课、GEP补习班和其他形形色色的补习班,在繁重的课业下,没有时间发展体育文艺和其他的综合素质。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童真、好奇心和创意思维,无形中被扼杀了。这些学生多数只是比同龄人提前学了一些本该在一两年后在学校里就可以学到的东西。这样的超前学习也许可以帮助他们在GEP考试或竞赛中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对他们的长期发展又有什么益处呢?

这样的风气不纠正,会产生很多问题。例如教育部三年前宣布取消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考试,就是想减轻这个年龄群孩子的学业负担。然而,这几年针对这些孩子甚至是K1和K2的补习班越开越多。这些补习班可以提供学校里已经取消的考试和排名竞争,结果新政策非但起不到效果,反而给补习中心提供了一个商机。例如教育部在每年通知三年级学生参加GEP考试时,反复声明不鼓励学生上GEP校外培训班,可是现在没有参加过GEP培训的小孩,已经很难通过GEP考试了。

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适当的行政干预,因为这关系到我们下一代的未来。教育部不应对补习市场听之任之,否则很多有用的政策会变成空谈。教育部应该加强学校教育的核心位置,比如可以多培训教师、设立由教育部直接管理的补习机构,帮助真正有需要的学生。同时,可以制定相关的条规,规范补习市场,让补习市场回归正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