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双向学习搞好雇主女佣关系

作者认为,雇主和外佣在建立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能够培养类似一家人的真挚感情,并且是整个社会乐意看到和感到欣慰的。(档案照)
作者认为,雇主和外佣在建立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能够培养类似一家人的真挚感情,并且是整个社会乐意看到和感到欣慰的。(档案照)

字体大小:

读了8月24日《联合早报·交流站》刊登的谢德伟投函《平衡看待雇主女佣关系》,我想做一些补充,让其他读者能够从不同角度来思考复杂的女佣雇主关系。

笔者因为工作原因,经常会到外籍女佣来源地,和外佣及村民接触。乡下的生活环境、卫生意识等,的确和新加坡的城市条件有一定的差距。

笔者认同作者所提出的,因双方认知的差异,进而产生在生活习惯上的摩擦。别说外佣,即使是同一个环境成长的家庭成员,彼此之间的摩擦又怎会少了?

不过,作者说不少女佣抵达新加坡时属于桃李之年,尚未承担家庭义务,思想较为不成熟,笔者认为这有点以偏概全了。笔者所接触的女佣,其实正好是因为承载了改善自身经济、解决家庭债务、给下一代更美好未来的期许,而决定到国外当帮佣。她们的思想不仅成熟,而且肩上扛的责任比任何其他家庭成员都来得大。

她们的家族长辈寄予厚望,希望她们能多赚些钱寄回家乡,和同样到外国做帮佣的邻居一样,买田地盖房子。仅仅是远离家乡,妈妈离开孩子,女儿离开父母,到外国打拼的这份勇气,就值得我们敬佩。

不仅如此,她们要跟得上本地雇主的要求,有些帮佣甚至得在训练所几个月,接受基本的语言、家务、照顾小孩及年长者等的训练。

无可否认,的确是有些女佣对工作不够认真,也赶不上雇主的要求,加上沟通不良,彼此期望值不同,加剧了雇佣之间的矛盾,降低帮佣继续留在雇主家的意愿,甚至想回国不干了。虽然笔者相信这只占了一小部分,但从这些问题,我们能够看到针对帮佣的思想教育、合时宜的培训和对工作期望的配对是何等的重要。

至于作者所提到另一个关于通过社媒交到坏朋友的问题,笔者认为,首先雇主和女佣都要有一个共识,即控制上社媒的时间而不影响工作。此外,女佣所参与的群组,能给她们一个抒发情感、聊心事、散发正能量的空间。举个例子,笔者也聘请了一名外籍女佣,40岁左右,一心一意为乡下子女的学费和建新房子而操心。笔者也认识她的朋友圈的一些人,她们在休息日出门聊天;有时女佣有心事,我还通过她的朋友圈开导她。我们应当思考如何扩大这种有正面意义的社交圈子,发挥其影响力,改善雇佣之间的关系。

笔者希望给雇主一些建议:一、设立或参与外佣的朋友圈,除了有多一些共同话题,也通过朋友圈散播正能量,让女佣和她的朋友都能变得更积极。二、建立适合彼此的赏罚制度,让女佣明确知道什么行为是不可越逾的红线,例如泄露家庭隐私等。女佣有做不对的地方,要适时给予提醒;有做得特别好的地方,如煮得一手好菜,也要不吝于赞赏,让女佣有动力做得更好。

其实,人与人的相处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一种渐进式的双向学习。雇主和外佣在建立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能够培养类似一家人的真挚感情。这也是整个社会乐意看到和感到欣慰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