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我的冠病康复全记录

作者在上班前因感到鼻塞,为了安全起见及工作需要,进行了抗原快速检测(ART)。(档案照)
作者在上班前因感到鼻塞,为了安全起见及工作需要,进行了抗原快速检测(ART)。(档案照)

字体大小:

9月27日早上,我在上班前突然觉得有点鼻塞,为了安全起见,也因为工作需要,我做了抗原快速检测(ART)。当检测棒出现第二条红线时,我非常惊讶,马上做第二次ART检测,结果还是一样。

我给上司发短信求助,上司建议我到公司指定的诊所进行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在我等待PCR结果时,他们让我独自坐在一个比较偏远的角落。大概两个小时后,PCR也呈阳性。

当时我非常震惊,我这么注重卫生,时时刻刻为双手消毒,出门戴口罩,清洁工作从不马虎,竟然会确诊,真是始料不及。

因为家里有年迈的长辈,我只能到酒店隔离。从检测呈阳到入住市中心一家四星酒店隔离,只不过半天时间。

那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客房,有浴缸、一张双人床和阳台,舒适且整洁。不过,我没有一丝喜悦,我的脑海里充斥着各种担忧:我刚去了七旬老母亲家和她一起吃午餐,家里有同住的年迈家翁和家婆,如果他们因为我而被感染,那如何是好?他们须居家隔离10天,每天进行ART检测。我当时非常愧疚和不安。

头一两天,身体状况还好,只有一些鼻塞。到了第三和第四天,开始发高烧、流鼻涕和不停地干咳,咳到胸口发闷。我给酒店医疗部打电话,他们说会给我发一些消除症状的药品。可能他们工作非常忙碌,毕竟团队不大,要照顾的病人却不少,所以从提出要求到把药物送到房间已经过去大半天,那时我已经觉得非常不舒服。

最难熬的是因身体的不适产生了一些很负面的想法,如我的肺部会感染吗?身体器官会被病毒侵害吗?需要输氧的时候,医院还有床位吗?

不断上升的确诊和死亡病例的新闻,也增加了我的心理负担,影响了情绪。我的血压一向控制得很好,这个时候却飙升到160/109mmHg,心跳也过百,双颊和10只手指头开始出现麻麻的现象。酒店医疗部的医生诊断后,确定没有中风的征兆,只是嘱咐我要放松心情,好好休息。不过,我的脑海里总有挥之不去负面想法。万幸的是,在服药物一两天后,这些不适的症状就慢慢消失了。

我的隔离期本应在确诊后的第八天结束,可是到了第七天还没有医务人员安排我去做PCR检测,这意味着第八天我也不可能回家了。我给他们拨电话,他们说一切都在安排中,要我继续等指示。到了第八天,终于等到医护人员带我去做PCR检测。

第九天,PCR检测结果出炉,还是阳性。这已经让我很沮丧,他们还告诉我一个非常坏的消息,说我的隔离期是14天。在客房里每天对着四面墙,虽然有阳台,但锁着不能使用;在这样封闭的环境里,情绪容易变得急躁和不安。

我查阅更多信息后得知,隔离期10天后病毒就没有传染性。我锲而不舍,终于打通卫生部的热线,并跟酒店医疗部确定,在获得医生同意后,我终于可以在第11天正式结束隔离期。

当我拖着行李走出酒店,看着高挂天空的艳阳和感受那燥热的天气时,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11天对我而言是一个难以磨灭的经历。这段期间如果没有家人朋友和上司的关怀与问候,不断安排快递送来食物、水果和保健品,七旬老母亲坚持每天跟我数次视频通话,要亲眼看我健康无恙,我真的不知如何熬下去。

那些确诊和正在隔离的读者们,尽可能和家人亲戚朋友保持密切通信,少接触负面的疫情消息,向医生索取药物以减轻不适的症状,有助于度过这艰难的时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