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从作家节与王雷事件谈起

作者认为王雷事件也似乎让原本对文学团体与新华文学不太关心的群体,开始关注作家与文学,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档案照)
作者认为王雷事件也似乎让原本对文学团体与新华文学不太关心的群体,开始关注作家与文学,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档案照)

字体大小:

星期天傍晚,接到文友转发的短信,知道有人通过手机短信群发,指新加坡作家协会挂羊头卖狗肉,痛斥作协“主办新加坡作家节”邀请王雷当主讲嘉宾。

那天下午刚好和作协理事及青少年工作小组成员针对学生活动进行交流,傍晚看到不分清红皂白的谩骂,本来有点不痛快,吃不下饭;后来想一想,还是愉快地忙完手上的文字工作,把份内工作做好,把肚子填饱,然后为家中的菜苗浇水,否则影响工作,影响培育幼苗,就中计了。

后来,我回应那个文友,请她帮忙澄清,作家节非作协主办的活动,骂错人了。

我不赞同作家节的选择。虽然清者自清,但也必须为作协作出澄清;澄清并非为了和主办当局划清界线,也非为了否定任何人。作为团体代表,我必须阐明事实。

作为个人,我们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可以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我认为自己无权借任何机会贬低任何“不同层次”的人士。

作家节是官方活动,涵盖四大语文,由国家艺术理事会于1986年开始主办,近年委托给艺苑公司承办。无论是哪个单位主办,大方针应该是提升国家与国民的文学与文化素质,并促进海内外各大语文文学的多元交流。希望这次的“错误选择”不会改变作家节的宗旨,而我本人相信,这宗旨也不会被王雷事件改变。

事实上,作协多年来以受邀团体的名义,参与了作家节安排的文学活动。2020年的讲座主题是疫情与文学,今年的主题则是新加坡青少年华文小说写作,由周德成主持,主讲嘉宾有艾禺、林容婵与买咯冰。不少老中青作家也曾受邀在作家节分享写作经验,一些作家更是常客。

以我个人来说,我自己参与了至少五届作家节活动,曾当主讲嘉宾,也当过主持人。

作为文学界的一分子,我和作协团队对来自官方单位的询问和意见征询是有求并应的。当然,我们也希望官方更重视民间写作团体的意见,并继续多征求意见。此外,我也希望官方更重视新加坡华文、马来文与淡米尔文作家;当然,更希望作家节能提高内容素质,并在形式和素质方面,在本土与海外作家方面,争取更好的平衡。

根据我自己的观察,近年来,虽然受邀参加作家节的本地华文作家并不少,但是新加坡华文写作团体、华文作家和出版社似乎对参与作家节活动意兴阑珊。也许是因为感觉不受重视?只是陪衬?或者说,作家节对华文作家与华文文学受众没有足够的亲和力?这些问题是可以探讨,也是必须研究的。作家节已主办那么多届,在形式、内容和“作家选择”方面是否已遇到瓶颈而必须调整方向,也是可以讨论的话题。

王雷事件所引起的关注,从另一角度来看,也许是一件好事。希望文学活动的主办单位在未来筹办国家级文学活动时,更重视本土作家,愿意把更多资源放在本土作家身上。在海外作家的选择方面,也可考虑舍远求近,更重视邻国的优秀作家,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和柬埔寨等。

另一方面,王雷事件也似乎让原本对文学团体与新华文学不太关心的群体,开始关注作家与文学,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希望各界人士能继续热心,化语言为行动,为新华文学与本族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最后想说的是,与其担心“请错嘉宾”影响青少年的心灵,不如关注一下如何力挽狂澜,为写作幼苗提供更多阳光和雨露,为本土文学培养更多接班人。

新加坡作家协会会长林得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