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人工智能会取代艺术吗?

一个世代后的今天,在人工智能(AI)技术协助下,电脑完成贝多芬遗作“第十交响曲”的未竟部分。今天电脑控制的机器手臂能挥毫写各种书法。(图/pixabay)
一个世代后的今天,在人工智能(AI)技术协助下,电脑完成贝多芬遗作“第十交响曲”的未竟部分。今天电脑控制的机器手臂能挥毫写各种书法。(图/pixabay)

字体大小:

个人电脑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风行,到90年代,琴棋书画,它已驾轻就熟。创新科技的声霸卡只要输入乐谱,就能奏出各种乐器曲子。人们可以和电脑下不同等级的西洋棋、象棋、围棋,若不是高手,还真难取胜。电脑能打印隶书、魏碑、行书、草书等各种书法字体;能把照片简化成图画模样。

一个世代后的今天,在人工智能(AI)技术协助下,电脑完成贝多芬遗作“第十交响曲”的未竟部分。电脑工程师和音乐家跨界合作,输入许多贝多芬的作品乐谱,让电脑学习,以贝多芬风格续作接下来的篇章。

棋艺方面,IBM深蓝攻克西洋棋王俄国的卡斯帕罗夫。原以为围棋是AI所无法攻克的,然而阿尔法狗(Alpha-Go)最终战胜韩国围棋王李世石。改进版Master更是所向无敌,打败数十个顶级高手。

今天电脑控制的机器手臂能挥毫写各种书法。你甚至可以附上字词诗句,网购所要的挥春对联。输入图片资料,它能画出图画和人像。市面上出现了假名画,还有动辄百万元成价的非同质化代币(NFT)数码画作。3D打印更是神通,能仿制种种艺术品。

人类的书画艺术品何去何从?还有价值吗?分别在于电脑创作是标准划一的,写10幅字,每一幅一个模样;书法画家则不然,每幅作品都是唯一的。音乐亦然,每一次都按指令快慢强弱演奏;音乐家则情感奔放,每次演奏都不尽相同。

近年还出现诗词对联生成器,像清华九歌、华为乐府。输入一些关键字词,它就为你生成五言、七言、藏头诗、对联等,几可乱真。曾有人机比赛,难分轩轾,评判和观众甚至误以为电脑创作是诗人所作。

软件工程师和学者合作,输入许多诗词对联,加上语法,让电脑具有创作能力。汉字混搭起来,总能形成一些语义,比方碟仙拼凑的字词句子、开鸾时乩童在沙盘写下的诗句。

毛泽东在长征越过雪山后诵了宋朝诗人张元的咏雪诗——战罢玉龙三百万,飞鳞残甲满天飞。由景入情,由情入景,何等气魄。没有意识的电脑AI会即景生豪情吗?物质世界都有极限,人性情感意识不是电子逻辑所能运算。

近年有人利用AI技术探讨《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真伪,不同系统给出不同答案。希望有朝一日“红学专家系统”技术成熟,能一探究竟,如果不是原作,那结局该是如何,贾宝玉落难呢,还是随僧道归去,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西方专家也在探讨《享利八世》的真伪,是不是莎士比亚所作。莎翁当年创作剧本也开剧院,不时雇人写剧作,日子久了,难免讹误。

一些作家成名后忙不过来,加上江郞才尽,找人代笔出书谋利,有朝一日,AI将从笔法用词揭开真相。

接下来的AI会批改作文甚至写作,可续写《红楼梦》等众多小说;让邓丽君、凤飞飞复活,唱新歌给我们听,文艺圈势将掀起一股乱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