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改善VTL售票运作的建议

读者认为,VTL售票时混乱,如巴士公司订票系统当机以及售票的种种限制等,产生许多不合理和无谓的浪费情况。(档案照)
读者认为,VTL售票时混乱,如巴士公司订票系统当机以及售票的种种限制等,产生许多不合理和无谓的浪费情况。(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与马来西亚从去年11月29日开始,允许拥有两地居留证与长期准证者,利用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巴士进入两国。这个渠道后来扩大到两国公民都能使用,人数限制也放宽。然而受到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影响,从12月23日开始,停止售票到1月20日,1月20日后的售票数目减半。

但售票时的混乱,如巴士公司订票系统当机以及售票的种种限制等,使这好意变成产生许多不合理和无谓的浪费情况。

首先,由于售票日期一再不确定,比如买了去程车票,却无法买到回程车票,最终选择放弃。由于不能退票,因此买到票者就没有去取消车票,结果使得最终乘车率只有平均五六成,许多人却无法购到票。这主要是业者已经收到满额的票款,乘客坐不坐对他们没有影响,也就没有意愿去解决问题。虽然后期业者有推出方案让不使用者通知业者,但因为取消却不能获得退款,业者也说不会将退票重新推出市场,更减少了购票者退票的意愿。

当局或许也是诸多担心,不介意更少乘客进出边境,因此也没有意愿去解决问题。结果平均下来,每天通过这个措施进出两国的人数,远远低过两国允许的人数,使这措施失去初衷和意义。

我们虽理解业者与当局不允许变更购票者姓名,是为了避免黄牛票等问题。但业者应改变购票程序,就如购买机票一样,可以选择单程或来回车票,而不是必须分开购买去程与回程车票。

当局可以学习机票销售的做法,即如果买了票没有现身,可对购票者处以罚款;同时,也应该允许等候名单者乘搭,因为乘搭处已附有检测中心。此外,只要购票者在两天前退票,业者可收取20%的行政费用,并允许在系统上注册的后备者补上,这样业者可多赚取额外收入,也可满足想回家探亲者的心愿。这些都可行,也不难做到,只要管理者改变心态。

另外,减少车票销售,却没考虑到之前已出境者回程的问题。在新措施前离开的人,无法购到回程票,该如何解决呢?没有一个单位给予确实的答复。

据了解,目前马来西亚当局依然有提供两个关卡间的短程巴士服务。无法购得VTL车票者,可使用这个非VTL巴士入境。唯一差别是入境后须要居家隔离七天。可是这个做法又有矛盾之处,利用非VTL方式入境者,所需程序与VTL一样,入境时要进行PCR检测;而VTL方式则是进行ART检测。他们之间唯一差别是有没有乘坐VTL指定巴士。

陆路VTL入境者现在也不必居家再进行ART检测,或到检测中心做检测;然而没有搭VTL巴士的入境者,依然要在第五天到检测中心做PCR测试。当局放松上述措施,其实也就表示当初对奥密克戎的戒备已经不存在了。因此,何不将车票数量恢复到VTL初期呢?

希望有关当局可以考虑上述种种问题,改善运作中种种的不合理与矛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