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可怜的中“惨”阶级

读者认为鼓励结婚生育,要从根本的生计,尤其是组屋价格着手。(档案照)
读者认为鼓励结婚生育,要从根本的生计,尤其是组屋价格着手。(档案照)

字体大小:

恋爱结婚是青春期的生理冲动,反观现代年轻人,这时期都在忙学业事业,及至小有所成,存了一小笔钱,已是30岁上下,人也变得更加理智。

一个四房式组屋单位就要40几万元,加上房贷利息、装修、家具电器,少说也有60万元,这几十万元的房债,还清的时候已是头发花白。万一不幸被裁可怎生是好。踌躇一下已是30开外。

女性更面对工作怀孕、相夫教子、工作家务两头忙的窘境。不知是谁说的,女人一结婚等同是关闭了半个世界,昔日的友伴渐行渐远。挨到孩子长大,周而复始,又开始公式化人生轮回。

每回出席婚礼,新郞新娘三四十岁,心想,他们得经历比父母还要艰辛的生活。无怪乎有中产阶级自嘲是“中惨阶级”。

结婚可不是“你莫走”歌词所唱“点个灯,修个屋,生个娃,养条狗”这么简单。谁不想早点成家结婚生子,无奈逼人的生活像一场竞赛。鼓励结婚生育,要从根本的生计,尤其是组屋价格着手,否则林林总总的措施也只是隔靴搔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