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双语教育是否应检讨?

字体大小:

吴秀敏

感谢《联合早报》刊登拙文《多管齐下鼓励国人接触华语》,以及幼儿培育署专业发展司司长盛文凌和教育部课程规划与发展司(母语处)副司长兼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秘书长林美君博士对拙文的答复。

也感谢教育部和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在课堂外推广和促进华文的使用及学生对中华文化的欣赏,但我认为,这些活动只能吸引一些已有华文基础的学生前来参加,对华文不敢兴趣或华文程度差的学生恐无法起立竿见影之效。

我出生在建国初期,经历了我国双语教学的时代。虽为华校生,但我很幸运能够掌握英语在职场上拼搏。姐弟妹五人从小都以华语和方言跟父母交谈,大妹是家里唯一的英校生。

姐姐和姐夫深知孩子们将来在小学必能学好英语,所以选择在家说华语。我母亲甚至心疼她的孙女在上幼儿班时因为不会说英语而被同学孤立,因为周围的同学和家长都用英语交谈.

我弟弟有一对儿女,长女是某所有华校背景的中学的中三直通车学生,她虽然念高级华文,但在家不说华语。她和弟弟皆以英语交谈,即便父母用华语和他们对话也都以英语回答。就算孩子会说华语,但面对不会说华语的同学或朋友,也只能用英语交流,渐渐地就不说华语了。

这些例子证明,不是在家里说华语,孩子就不会排斥华文。为何受过中学或更高教育的成年人在离校后只会说华语,而读或写华文的能力却不足呢?国外视频经常提及在新加坡的职场上,国人都能以英语和华语交流,但在读和写华文方面就比较弱,真让我感到汗颜。双语教育是否有应检讨之处?希望教育部能重拳出击,力挽狂澜,提高不同年级学生的华语水平,而不是只关注母语以外的科目的成绩。

冠病病毒肆虐两年多,我国政府及社会各阶层都能挺过来。希望国人也能本着战胜疫情、重振我国经济的精神,扭转母语水平每况愈下的趋势。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