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看病难的中医联想

新加坡中央医院(邝启聪摄)
新加坡中央医院(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最近有读者在报章上抱怨政府医院专科诊所的预约,都须等上好几个月的时间,显示目前的专科医疗设施已有不胜负荷的现象。有人戏言如今政府医院熙熙攘攘,人潮还比购物商城多。

耗时等候就医的问题其实早已出现在综合诊疗所,甚至是分秒必争的医院紧急部门。最近90岁家母不慎跌倒,无法动弹,只好紧急送去中央医院。她须在临时设置的病房内躺了24小时后才获配床位。更有病人反映须等上两天的时间。虽然收费已经调涨过百以杜绝“不速之客”,但紧急部门每天高峰段的等候时间可为5小时或更长。

家母还是在二战前出生,本地二战后的婴儿潮如今则形成了澎湃的银发大浪,可预见医疗体系将面对的不仅是国家医药经费逐年剧增的问题,不断扩建的医疗设施与增加的人手,也难以应付国人的医疗需要。

我国得天独厚,除了有世界前列的医疗体系,在民间还有百年来蓬勃发展的中医治疗。从一名中医师的角度看,大部分病患面对的身体不适如疼痛是属“功能性”,可以很好地通过针灸或中药加以化解。如果中医能正式被纳入国家的医疗体系,可大幅度分担政府医疗设施目前与未来所承受的压力,让西医更快更好地通过精密器材,为病患发挥在处理“器质性”病变上的优势。

在政府新近推出的一系列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全民医疗策略与多项举措中,似乎都没有中医的考量。我想,唯有在我国的医疗体系中结合中西医的个别优势,才能事半功倍、游刃有余地应对未来全民医疗保健上的巨大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