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推动数码化勿忘年长者困扰

目前很多机构都急着推动数码转型,却忽视这给许多年长者带来的困扰和不便。(档案照)
目前很多机构都急着推动数码转型,却忽视这给许多年长者带来的困扰和不便。(档案照)

字体大小:

读了《联合早报》副总编辑吴新慧11月13日发表在《早报星期天·想法》的文章《过渡要提早 过度要提防》,感触良多。

目前很多机构都急着推动数码转型,却忽视这给许多年长者带来的困扰和不便。交流站不断有读者向有关当局反映他们碰到的问题,可是多数时候都是收到无关痛痒的官样答复,没有釆取正面态度做出调整和解决问题。

例如储蓄银行为了减少开支,增加收益,关闭了许多分行,所以许多年长者只好无奈地在星展银行的门口排长龙。报章已刊登许多此类投诉,可是情况不见改善。星展银行管理层可能须要重温储蓄银行的历史。它创办时鼓励国人储蓄,是靠着国人的支持才能发展成我国最大的银行之一。现在为了减低成本提高收益,就把这群当年的支持者,现在的乐龄者推到边缘,没有采取实际行动,减少对这群跟不上科技进步的长者所带来的不便。银行其实可以考虑增加柜台来服务体力衰退的年长者,减少他们站立等候的时间。

另外一个例子是中央托收公司(Central Depository,简称CDP)。许多年长者现在很少买卖股票,但他们需要纸质账单查看手上股票的市价,但CDP却要他们每年付25.68元。有年长者要求每半年免费收到一次纸质账单,不必每年申请豁免。可是,新加坡交易所还是没有听到他们的反馈。更糟糕的是,作为金融中心的我国,新交所现在连服务柜台都省了,让国内外的投资者只能上网,而不能寻求及时的帮助。

许多机构已不把联络号码放在官方网站,顾客须根据它们在网站设好的表格填上联络方式和问题,本来可以通过电话解决的问题,现在需要花多几倍的时间。这种方式不只对国人造成不便,也让在本地的外国人觉得我们没有效率。

总而言之,许多国人感觉本地各个行业、机构和部门似乎只重发展科技,却忘了慢下来用“心”去了解和感受各方面的政策,如何影响大部分人的生活。国人在报章的交流版上的投诉和建议,什么时候才能被正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