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的话

字体大小:

在任何国家,加税总是能引发激烈情绪反应的公共课题。这在动用国家储备金的辩论里显露无遗。每当被情绪所主导,人们总本能地把课题简单化,来符合自己的情感倾向。经历了几轮讨论,有人认同提高消费税的合理性与可持续性,但还有不少人仍然确信动用更高比率的储备金,是更可行的替代方案。

朝三暮四,当代人多用了,后代人能用的自然变少。动用更多的储备金回报,意味着能增加投资以赚取更多回报的本金减少,这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当然,要动用50%或75%的回报,本质上是政治判断问题,但先苦后甜的原则并没有改变。

只要生育率持续下降,人口结构老化趋势不改,须支出的公共医疗津贴势必不断增加。消费税征得到外国人的消费,富裕阶层的税负更大,加上对低收入阶层针对性的辅助,基本上符合公平原则。比起动用更多储备金回报,道理上说得通;但情感上能否说得动所有人,就见仁见智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