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国庆日谈爱国

字体大小:

说来惭愧,在我生命中的许多岁月里,从来没有去思考“爱国”这个问题。

最早接触所谓的爱国,是小学二年级时,拿着国旗表演《国旗歌》。女同学穿着红色的裙子,男同学穿白衣白裤,颜色与手上拿着的两面小国旗相配,这些细节我都记得。但毕竟年龄很小,连“国家”是什么概念都还没弄清楚。“爱国”也只不过是歌词里的两个字。

1960年至1990年,新加坡经济迅速发展,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一切欣欣向荣。在太平盛世期间,好像没有太多人谈爱国,“崛起”的代价是人民开始有点像爆发户,到了国外嚣张得惹人讨厌。所以别说爱国,当年到了国外,甚至连国籍都不敢认。

之后,时不时听见旅居外国的亲友,对新加坡的诸多批评。开始都只是听,但听多了那些没根据、没逻辑的评语,我终于忍无可忍开始反驳。第一次反驳这些无礼的评语时,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开始有点爱国意识了。

在冠病疫情期间,我感受到新加坡的为难。一开始,我们对疫情控制得不错,结果被讽刺新加坡人“太乖了”,很听政府的话,所以才能有这样的成效。之后,我国染疫者突然剧增,又再次被讽刺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新加坡人“不乖”所导致的。总之,好像做对也不是,做错也不是。

无理的外来攻击和灾难,最容易激起原本就深藏在一个人心底但说不出来的爱国之情。当我们看到冠病疫情期间,许多人自动自发,奋不顾身地去帮人救人,顿时发现,原来爱国者比比皆是。

曾有一段时期,有不少国人把“爱国”与“爱执政党”混为一谈,似乎认为爱国就是爱执政党,不爱国就是不爱执政党。但是,冠病疫情期间的爱国例子,是超越政治立场的。那些因为各种理由而选择移民的人,不应该还自己披上“爱国”的外衣。如果这些人对于某些政策不满意,认为有改进的空间,就应留下来,以各自微薄的力量,通过不同的形式发挥作用,或提出改革的意见。

国庆日将至,希望大家以更包容之心,以国家利益为本,继续努力奋斗卫国。希望下一个100年,新加坡依旧是地图上一个傲人的小红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