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首投族将左右下届大选?

字体大小:

来届大选最迟将在2025年11月举行,届时“00后”将首次行使民主权利。这一年来,新加坡政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朝野皆损兵折将。身边同龄人和我一样,都密切关注本地政坛动向,因此我相信首投族将是下届大选的“兵家必争之地”。

李显龙总理去年11月在人民行动党大会发表演讲时说,将在下一届全国大选之前和行动党今年成立70周年之前,交棒给副总理黄循财。有分析就指出,下一届大选最早可能在今年11月举行。行动党去年先是爆出前议长陈川仁使用“非国会语言”引发热议,随后又爆出和议员锺丽慧的桃色丑闻,最后以两人辞职退党收场。不仅如此,前交通部长易华仁被爆涉贪,目前共面对27项控状,重创行动党长年以来苦心经营的清廉形象。值得一提的是,陈川仁和易华仁都一度被视为4G团队的一员。

在野阵营也是风波不断。新加坡前进党的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在国会屡次语出惊人,在社交媒体经常看到他的身影,时不时还被年轻网民恶搞。前进党自2019年成立以来,已经换了四任秘书长,而该党的灵魂人物、首任秘书长陈清木医生目前高龄83岁,是否有能力再战沙场也很难说。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则是遭遇重创,自上届大选以来已折损两名议员。前议员辣玉莎和贝里安分别因在国会撒谎和婚外情而辞职退党。重点是,秘书长毕丹星和主席林瑞莲都因市镇理事会管理不当而官司缠身,让工人党元气大伤。

套用邻国马来西亚的说法,来届大选相信是新加坡“历届选举之母”(mother of all elections)。由副总理黄循财领导的4G团队将接棒,因此肯定需要人民强而有力的委托,不止要赢得选举,还要赢得漂亮,才可以有底气带领新加坡走出后疫情时代。

相比前两次世代交替的分水岭选举,“00后”和Z世代(出生于1995年之后)将是左右选情的一股力量。这一群人从小就已有科技产品,成长和求学过程中更是离不开社交媒体和互联网。我们已经习惯瞬息万变的信息和发展,因此对新事物的接受度更高。这样的心态也可能反映在选票上。年轻选民将会更愿意放手一搏,寻求改变。上一届大选盛港集选区由工人党拿下,恰恰证明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年轻人对民意代表的要求也更高。有别于我们的父辈,只能在选区节假日或办活动时才可以和议员交流,身为年轻选民的我,更想要看到我的代议士在国会里有没有替我发声,争取利益。国会辩论直播相信也能让选民亲自评估议员的问政表现。

近几年,许多部长和议员都陆续进军Instagram和Tiktok,不管是个人经营还是有专业团队的精心策划,年轻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很多“00后”都和我一样,透过议员的亲民形象看本质,观察政治人物的品格和能力,更愿意“投人不投党”。年轻人关注本地政治总归是好事。年轻选民的密切关注,相信将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监督力量,让朝野双方都更加谨慎和用心。

作者将赴北京大学攻读新闻传播学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