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对公共卫生年的期许

枯枝落叶散落满地,若未能及时清除,一旦碰到雨季积水,就容易造成伊蚊等滋长。图为作者观察到亚历山大路一带,经常出现枯叶未清的状况。(作者提供)
枯枝落叶散落满地,若未能及时清除,一旦碰到雨季积水,就容易造成伊蚊等滋长。图为作者观察到亚历山大路一带,经常出现枯叶未清的状况。(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读了《联合早报·交流站·青年视角》于4月17日刊登的国家环境局答复《保持新加坡清洁需各方努力》,针对如何保持新加坡环境清洁,我希望环境局和市镇理事会能增派清洁工人或利用清洁机器人,把公共空间打扫得更干净。

中西部组屋区如锦茂、荷兰、亚历山大和红山一带,草丛经常有很多枯叶,似乎无人定期扫除。近几个月,我发现越来越多设在组屋区户外的绿色大型垃圾箱的盖子长期掀开着。我曾多次举报不同地点出现这样的情况,环境局给予的答复是,会提醒工人把盖子盖回,但是这项指示根本无法贯彻执行。加上近几年我国时常出现鼠患和鸟患等问题,因此,垃圾桶有盖子不盖,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全岛各地有越来越多有盖走廊,但新建的有盖走廊大多数都是平顶的,枯枝落叶掉落在上面,雨水冲不走,反而促成雨水残留,很可能会助长伊蚊滋生,散播骨痛热症。能攀爬的植物在有盖走廊的盖顶生长,看起来也像是散播骨痛热症的隐患。

我认同汤可欣同学于4月10日《青年视角》投函《如何成为真正的花园城市》里的观察,我们的组屋区也有不少人随地乱抛垃圾,还有一些人把一袋袋的垃圾搁置在垃圾桶旁,不愿多走几步,丢进垃圾收集站附近的大型垃圾箱内,或将可再循环的物品投入环保垃圾箱。其实,我国到处都设有闭路摄像机,但似乎因为不会被罚,这些人还是继续着这种惰性。每季度举办一次的“新加坡清洁日”,真的取得成效了吗?

1977年建国总理李光耀举全国之力,发起“十年清河,十年河清”的行动,将污臭的新加坡河清理成今日的光鲜美丽面貌。新加坡河改头换面了,可是我们的海滩却越来越脏,怎么会这样?

我认为,虽然有许多合作伙伴开展在海滩边健走边捡垃圾的活动,政府也持续灌输居民良好的公共卫生意识,但执法行动对抑制乱抛垃圾的自私行为也很重要。

今年是公共卫生年,期待候任总理黄循财在接任后,能更关注环境清洁课题,带领国人打造真正绿意盎然且更干净的新加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