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的话

字体大小:

科技对人类的挑战,自科学革命乃至工业革命后,几乎是每一代人都要面对的共同难题。马克思提出“异化论”,正是针对作为生产主体的人,被更新更强大的机器生产力反客为主的担忧。

在计算器面世前,背诵乘数表是学生的必备课。对计算器便利的依赖,让很多人失去心算的能力。这算是进步还是退化?见仁见智。唯一无法辩驳的,是科技的进步日新月异,人们在善用科技的同时,也必须时刻警惕异化的风险。

人工智能或许是至今最具颠覆性的发明。它的强大和潜力,恰好也是它最具威胁力之处。一些有识之士甚至担心,它存在毁灭文明的巨大风险。然而,潘朵拉的盒子已然打开,如今须回答的问题是如何善用新发明,又能把风险控制好。

“异化论”的启示在于,人毕竟是认知和行动的主体。意识到这点,才能避免被奴役的命运。从现代数百年来的历史观察,人类至今还是能相对处理好这一对核心矛盾。但科技的突飞猛进会否超越传统智慧的驾驭,已经成为今后人类必须正视的课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