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世代

交流站:对李显龙总理专访的反思

最引起读者反思的一点是李显龙总理羡慕现在的年轻人,并希望自己能够生得晚一些。(海峡时报)
最引起读者反思的一点是李显龙总理羡慕现在的年轻人,并希望自己能够生得晚一些。(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李显龙最后一次以总理身份接受本地中英文媒体的访问在5月11日见报,所涉及的课题非常广泛。最引起我反思的一点是他羡慕现在的年轻人,并希望自己能够生得晚一些。他解释,建国和立国一代刻苦耐劳、齐心协力将国家从第三世界带入第一世界。这虽然是个令人振奋的过程,但现在年轻人的机会已远远超过建国初期。如今,年轻国人能够享受优良教育,甚至能够更轻易地出国深造或参加交换计划,到世界各地学习生活,体验各国的风俗民情。论科技,总理提到现代的孩子或许在会说话之前,就先会用电子设备。论就业,之前不存在的工作岗位,现在能够养家糊口,例如电竞游戏教练或网红主播。

在某种程度上,我同意李总理的看法。确实,现代年轻人机遇变多,发展潜能变大,美好前途似乎指日可待。我不觉得须要对前景持特别悲观的态度,也不认为自己比父母或祖父母生错时代。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年轻国人也面临一系列新问题。这些新问题不容低估,有些甚至更加棘手,更加难以解决。

首先,总理提到了科技。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它能让我们在工作上精益求精,但也能助纣为虐。如今,我们必须依赖电子设备和网络来完成很多事。但是,一不小心我们可能会掉入网络的各种诱惑,或者不小心上当受骗,甚至沦为跨国犯罪分子的一颗棋子。总理也在中文专访中坦言,最聪明的人都有可能跌入这重重的网络陷阱。因此,优良的教育固然可以帮我们善用网络,但有时候仍会让我们防不胜防。很遗憾地,我们还是看到许多国人成为各种诱惑和欺诈的受害者。因此,年轻一代与科技如何相处,恐怕是我们这一代须要长期面对的危险与挑战。

其次关于机会。或许是因为年轻一代起点比先辈来得高一些,我们的要求自然而然地就比较高。要求更高的原因也是因为生活费已今非昔比,竞争变得更激烈。这未必是坏事,因为这显示年轻国人的总体素质有所提升,并有能力去参与竞争。

年轻人对于自己身心健康,是不是因为社会对我们的高要求而被忽略,须要等到亮起红灯时再关注?在待人接物方面,年轻国人如何处理跟亲朋戚友的关系,我们也都在尝试把握这把尺。因此,这个时代看似机会处处,但很多时候更多的是可望不可及。“躺平”“摆烂”等词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须警惕。

我们年轻这一代应该向长辈学习的是他们的朴素和良知。我们得试图了解为什么之前东西坏了可以修补再用,现在却一定要换新的。我们要理解简单的快乐可能最难能可贵,而这源自于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做出伤他人之事。

或许,把长辈累积的智慧内化于心,我们才能更好地在纷杂的世界中游刃有余。“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狄更斯的金句至今仍然适用。总理激励年轻一代去去操纵和掌握我们所拥有的。他的这番话对我们后辈亦是嘱咐、亦是责任,任重道远。希望我们年轻一代不会辜负李总理对我们的期待,发挥我们的聪明才智,合力将新加坡带进一个新世界。

作者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公共政策理学的新加坡硕士学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