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世代

交流站:潮酷总理如何俘获年轻一代的心

时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黄循财在2014年儿童慈善音乐会与年轻表演者同台演出前,到报业中心彩排。(档案照片)
时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黄循财在2014年儿童慈善音乐会与年轻表演者同台演出前,到报业中心彩排。(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充满变数的当下,一国领导人的执政水平与个人魅力尤为重要。已经接棒的黄循财总理,能否俘获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心,对于新加坡的未来非常关键。我们希望他不只是政坛上的一抹亮色,更是生活中引领风尚的带头大哥,是那种能在咖啡店里与你并肩而坐、分享生活经验的邻里长辈。

与前总理李显龙热爱数学不同,新总理爱骑电单车、弹吉他的时尚范儿,更现代更热血一些。尽管身居高职,黄总理并没有放弃看似平凡的爱好。这对年轻人有很好的示范作用——鼓励我们在物欲横流的当代,也保持本心做真实的自己。希望新总理的个性更加鲜明一些,甚至不妨成为新加坡特色的网红。

然而,治国理政远非时尚标签所能概括。在领导新加坡前进的道路上,希望新总理能展现与年轻人心灵相通的政治哲学。如何继续保持新加坡领导层一贯的亲民作风,深入了解年轻一代的需求,及时回应年轻人的关切,将考验他的政治智慧。

地缘政治和经济环境急剧动荡,国内人口老龄化、物价上涨,一些科技企业突然大裁员,除了给相关从业者一记闷棍外,也令不少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望洋兴叹。

人口替代也成为巨大挑战。协助管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今年2月在国会透露,去年有2万6500对居民结婚,居民新生儿有3万零500人。整体而言,近五年的年均居民结婚总数和居民新生儿人数,都低于前一个五年。初步数据显示,我国去年的整体生育率仅为0.97。

即便政府积极提供高额育儿津贴,生育率仍逐年下降。《联合早报》社论《缓解年轻一代成家育儿的焦虑》(2023年6月14日)指出,除了经济负担,住屋也是年轻一代在成家育儿方面的障碍。

小红点地少人多,我们不可否认单身人士在35岁方可购买组屋的政策,有科学性和合理性。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一政策是否须要修正,值得探讨。至少目前来看,它限制了年轻国民的生活选择。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面对住房和经济压力尚且不能独善其身,新一代何谈成家育儿呢?

疫情改变了很多,年轻人的心理健康便是其中之一。作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在读生,我和朋友经常在校园邮箱收到有关保持心理健康的贴士。令人惊讶的是,有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国大同学竟面对患上抑郁症的风险。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去年11月至12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本地青年比其他年龄层的人,更可能表现出较高程度的社会孤立感和孤独感。

18岁至35岁的年轻一代,从懵懂青涩的学生,到崭露头角的职员,再到喜结连理的新婚夫妇,社会角色跨度大,面临的困难也更加广泛。我们期待新总理和他的领导团队,除了关心年轻人的学习、就业、成家、育儿等问题之外,也能更多地关注青年人的心理状况,帮助我们打开心结,让我们能以真诚的笑脸迎接挑战。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与新媒体系及中文系学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