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重视老年人失智的困境

读者表示,若政府能让面对严重疾病的年长者,不以住屋类別、家庭子女总收入为依据,批准他们申请津贴入住疗养院或日间护理中心,对他们及家庭将是莫大的帮助。(档案照片)
读者表示,若政府能让面对严重疾病的年长者,不以住屋类別、家庭子女总收入为依据,批准他们申请津贴入住疗养院或日间护理中心,对他们及家庭将是莫大的帮助。(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6月5日报道《涉嫌住家持利器刺死妻子,88岁失智翁落网被控谋杀》,读了非常辛酸。老年人到了这年龄,其实应是安享晚年,为何会演变成涉嫌谋杀和他走过一生的伴侣?

有的失智老人经常不认得回家的路,家人为了安全,不让他独自出外走动,以致他常在家门口吵着要出门。对夹心层中的儿女,照顾失智父母的开销是很大的挑战。

我母亲也是一位失智者,在2010年时,初期所表现出的症状是不认路、忘记关煤气、东西收了不知道放哪里。当时我们都以为她都80岁了,记忆力衰退是正常的。我曾带母亲去医院检查,医生看诊时,母亲还能配合医生的询问,有些则答非所问。检验结果是她有一些失智症状。

她服用一些失智症的药物延缓恶化速度。当时的失智症药物是无津贴的,价格相对高昂,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老年人的药物为何无津贴?母亲的病情在两年后退化到无法认得子女,性情大变、满口粗语、还会不停吐痰。到后来只能吃糊状食物。

照顾失智症患者,必须全天候看护,并要很有耐心。他们忘记大部分事情,只保留一些旧时的记忆。我们聘请女佣照顾母亲,以为只须顾好三餐就行,但其实她也需要我们的呵护关怀,这让她感觉温暖,心情会较稳定。

我的亲戚今年79岁,曾经在工地工作,60岁退休后就改当清洁工,上午打扫几座组屋。由于早年家境贫寒,养成节俭习惯,在做清洁工期间,经常收集些纸皮、报纸、衣物卖给旧货商,赚多点收入。哪知越收越多,最后整间屋子都塞满杂物,孩子因而叫她把工辞了,在家安享晚年,并把杂物清理掉,但她无法停止收集杂物,女儿不得已限制她只能在家里活动。久而久之,她的认知能力下降,最后得了失智症。

由于三个子女的收入都超过1万元,得不到政府津贴,日间护理中心或疗养院照顾的费用皆不低,最后当教师的女儿辞职在家自己照顾,改做兼职补习教师。

第三位也是亲人,已89岁,2000年第一次中风,治疗后还可自行走路、冲凉、如厕,但不幸几年后再度中风,这次完全无法自理,起居饮食全靠女佣,后来安排住进疗养院,老人家得到很好的照顾。也因为子女收入不高,每个月扣除政府津贴,所负担的费用少于1500元。

今年发布的2024年财政预算案宣布乐龄补贴计划再升级,合格条件放宽、补贴额也提高,政府不遗余力的乐龄补贴计划,让年长者能应付提高的生活费,安心养老。

若政府能让面对严重疾病的年长者,不以住屋类別、家庭子女总收入为依据,批准他们申请津贴入住疗养院或日间护理中心,对他们及家庭将是莫大的帮助。这不但提高需要帮助的年老人士生活素质,同时能减轻看护者的重担。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