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世代

交流站:让史料为红头巾说话

字体大小:

近日,一幅巨大的街头壁画引起争论。桥南路的这幅《歇息中的红头巾》,描绘的是一位红头巾在休息时抽烟的场景。画中的女子身材瘦削,皮肤细腻,指甲干净,两根纤细的手指间夹了一根烟。

批判者认为这幅壁画中的女子不像是勤恳的劳动女性,反而像是妓女;也有人认为此画有鼓吹抽烟之嫌,影响负面。支持者强调艺术自由,认为此画描绘的是红头巾劳作间隙休息的场景,抽烟的形象无可厚非。

我认可艺术的自由性,但是我更加认为,如果艺术反映的是历史,就须要与历史贴合;如果艺术描绘的是历史人物,就不能够违背所绘历史人物的形象。在我看来,这幅画最大的问题就是所绘的女子,与历史上真实的红头巾形象相违背。

前段时间我恰好做了一个关于红头巾的研究,讨论她们所呈现的进步性,下面简要为大家介绍一下。

红头巾指的是20世纪上半叶来自广东三水地区、在新加坡从事建筑行业的女性工人。她们以刻苦耐劳的精神以及为新加坡建筑业做出的贡献留名史册;并且,她们也是女性工作者和女性力量的象征。

早在1991年3月21日发表于《联合早报》的《忘不了红头巾》一文中,就对红头巾的进步性加以肯定。文中给出的描写如下:“三水妇女可以说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者。她们很早就踏出闺门,到田里干活。为了生存,更为了家人的温饱,她们和男性移民一样,勇敢地跟着水客南来。”

从这些文字可以看出,红头巾这一群体的出现,能够体现传统的社会性别关系——男人主外赚钱养家,女人主内相夫教子这一模式的改变。她们是女性走向社会、自食其力的先驱。

更值得关注的是,这群三水女人进入的是颇具性别歧视的建筑业。建筑业由于对体力要求高,男性以与生俱来的性别体力优势,成为建筑行业的主要力量。但是,红头巾却再一次打破传统,以女性之躯扛起砖石泥土,挑战由生理特征带来的建筑行业从业人员的性别比例失衡。

1977年6月9日《星洲日报》的《几个女人的逸回——豆腐出杂谈》一文中写到:“在建筑工地上当劳工为最多。她们不怕劳苦,在烈日下搓灰沙,担砖石,担泥土,搬木材。这些女工对于工作,最为尽忠竭力,从不偷懒,从不怠工,更不必说罢工了。”

纵观历史,可以看出红头巾跨越女性从事的传统行业,闯入被男性垄断的建筑行业,一定程度上削减工作中的性别歧视。

由此可见,红头巾之所以能在新加坡留下影响力,靠的是她们为新加坡的建筑业做出的巨大贡献,靠的是她们留下的刻苦耐劳的精神,和她们在生活与工作上的进步性。我不禁想问,她们明明有更多值得关注之处,为什么要用这样一幅巨型壁画,描绘一个与真实历史形象相去甚远、像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柔弱的女性形象?

最后,我推荐大家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看一看博物馆中收藏的由画家刘抗绘制的《建筑工地(红头巾)》,看画作中充满力量感的手臂,肌肉结实的大腿,这才是红头巾这一女性群体的形象。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硕士生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