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嬿卉:对华语的饥饿感

订户

字体大小:

鸟园?中间的水?从上面下来的水?最近和青少年讨论新加坡有什么吸引外国游客来玩的地方,这都是他们口中的本地旅游景点。

前些时候,读了《联合早报·言论》4月17日刊登的《英文不好,还是华文不行?》,作者周维介提到许多新加坡人对华文没有饥饿感,我深有同感。

政府多年来不断强调中国经济起飞,我们与中国有贸易往来在所难免,为此,与中国维持良好的关系至关重要,这便仰赖密切与有效的沟通。若能说共同的语言,我们与众多同中国有密切联系的国家相比就占优势。然而,青少年不吃这一套。有一个青年曾经告诉我,他不要学华文,他只要以后不跟中国做生意就好了。他无法预知这将为他带来多大的损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