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山:艺术之家 传承文化

订户

字体大小:

自疫情进入解封第二阶段以后,繁忙的珊顿道再回到去年阻断措施时的宁静寥落。这时的珊顿道让我回到童年时代的记忆长廊上,就像演奏一首奏鸣曲(ABA曲式)——成长、离去、回归的乐章里。

1960年代末期,我在离珊顿道两条街的史丹利街8号出生、成长,50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回到珊顿道上的新加坡大会堂从事我热爱的华乐事业。今天,珊顿道已成为新加坡华族文化艺术的重地。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乐团之家的大会堂,更磨圆了林立在珊顿道上钢骨水泥写字楼的棱角,鲜活地体现出新加坡城市规划的一面真实写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