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斯·米兰尼:伊斯兰共和国的终结

订户

字体大小:

阿巴斯·米兰尼

6月18日的伊朗总统选举,是该国伊斯兰政权历史上最滑稽的一次,甚于2009年常常被称为“选举政变”的选举。与其说这是选举,不如说这是死亡预言的编年史——宪法中那一丁点儿可怜的共和原则的死亡。但是,除了最滑稽,这次选举也可能是伊斯兰共和国最重要的选举。

获胜者赛义德·易卜拉欣·莱希(Sayyid Ebrahim Raisi)因30年前杀害约4000名持不同政见者,而被指控犯有反人类罪,这一指控是可信的。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已经要求调查他的这些罪行。当被问及这一指控时,这位新当选总统的回答甚至连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都会脸红。他坚持说,他应该因为在这些杀人案中捍卫人权而受到赞扬。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跳梁小丑,被伊朗政权选为受青睐的候选人。当局动员了所有力量,以确保莱希获得高投票率。选举前,莱希是伊朗首席大法官。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令投票属于宗教义务,且投下空白票是一种犯罪;而他的神职人员盟友谴责支持抵制投票的人是异教徒。

但即使根据官方结果,也有51%的合格选民没有投票,在投票的人中,也有400多万人投了空白票。已有人指控宣布的数字被篡改,一个强大的抵制选举运动已经宣布,选举结果实际上是针对现状的全民投票。

尽管伊朗宪法具有共和要素,但真正的权力始终掌握在最高领袖手中。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除了头几年的选举,几乎所有的选举都不同程度地被操控。伊斯兰共和国一直更接近传统的伊斯兰国家,而不是现代共和国。但莱希当选后,伊朗甚至算不上竞争性的独裁体制,即各派在有管理的选举中竞争以分割权力。

这次选举不仅与总统有关,而且与下届最高领袖的遴选有关。哈梅内伊现年82岁,长期以来一直与前列腺癌作斗争。一些人认为,计划是把哈梅内伊的儿子莫伊塔巴(Mojtaba)神化,作为下一任最高领袖,形成世袭,并推动伊朗更接近成为哈里发。在这种情况下,莱希将成为让莫伊塔巴崛起的傀儡总统。但其他人认为,莱希本人便是哈梅内伊指定的继任者。

尽管有这一重要的模糊之处,但两件事似乎很清楚。首先,这两位候选人对伊朗和整个地区来说都是坏消息。莫伊塔巴是一个影子人物,多年来一直充当父亲事实上的参谋长;而更重要的是,他与伊斯兰革命卫队残暴的情报部队有着密切的联系。莱希在司法部门的血腥记录不言自明。

其次,伊斯兰革命卫队——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情报巨头,将在挑选哈梅内伊的继任者时发号施令。

总体而言,同样明显的是,这个受到结构性挑战影响的政权——包括干旱、冠状病毒、金融体系崩溃、要求结束性别种族隔离的坚定的妇女运动,以及年轻人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一直在国内外展示实力。它对这些挑战的反应是继续残暴对待其公民,绑架双重国籍的人用作讨价还价的筹码,迅速增加铀浓缩活动,以及通过政权代理人,对驻伊拉克美军发动更多袭击。

莱希将在与美国正在进行的谈判,恢复2015年伊朗核协议(正式名称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或JCPOA)某些条款时就职。恢复的JCPOA,将结束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退出协议时重新实施的一些制裁。特朗普政府的“极限压力”政策伤害了普通伊朗人,也削弱了伊朗政权。

如果人权不是与伊朗达成任何新协议的关键部分,那么结束制裁所取得的成果,将加强伊朗政权最反动的要素。对美国来说,与流氓政权谈判是谨慎的政策,但使这种制度正常化,有损于美国的长远利益。

美国关于伊朗的辩论,经常演变成“政权更迭”和“绥靖”之间的虚假二元论。在进行谈判时,拜登政府必须避免这两者。但是,尽管伊朗正确地批评了美国单方面放弃具有约束力的协定,但美国应该要求哈梅内伊直接负责与美国谈判。

据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即将离任的总统鲁哈尼说,哈梅内伊参与了JCPOA谈判的每一步,但始终是垂帘听政,甚至在特朗普退出协议之前,哈梅内伊就早已允许他的部下攻击该协议。

美国既不能也不应该承担改变伊朗政权的责任,只有伊朗人民能够而且应该作出这一决定。但是,美国在与伊斯兰共和国的任何谈判中都必须认识到,只有现代民主,而不是伊斯兰哈里发,才能实现美国和伊朗人民的长远利益。只有包括伊朗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妇女和海外侨民在内的全国一致,才能解决该国严重的结构性挑战。

莱希的当选表明,哈梅内伊及其盟友正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这几乎“保证”了未来几个月和几年的国内动荡。美国对伊朗的谨慎和有效的战略,必须把这一现实置于其计算的中心。

作者Abbas Milani是斯坦福大学伊朗研究项目主任,胡佛研究所研究员。

英文原题:The End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21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除了头几年的选举,几乎所有的选举都不同程度地被策划。伊斯兰共和国一直更接近传统的伊斯兰国家,而不是现代共和国。但莱希当选后,伊朗甚至算不上竞争性的独裁体制,即各派在有管理的选举中竞争以分割权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