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浚鑫:付出的代价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发觉,在检视一个政策时,回顾它最初是在怎样的社会形势下诞生,以及决策者当时的论点和理据,有助更好地了解政策原意,和前人已考虑过的利弊。

1989年1月6日,时任国家发展部长丹那巴南在新年聚会上,向社区领袖发表讲话,指组屋市镇正在逐步形成种族聚居区。在勿洛和淡滨尼的一些组屋区,马来家庭占超过三成,华人家庭则在后港一些组屋区占超过九成。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