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施蒂格利茨:魔鬼藏在细节中的公司税

订户
眼下国际社会似乎正朝着一个许多人所谓的历史性协议迈进,即为各大跨国企业设定一个全球最低税率。是时候这么做了,但这可能还不够。(路透社)
眼下国际社会似乎正朝着一个许多人所谓的历史性协议迈进,即为各大跨国企业设定一个全球最低税率。是时候这么做了,但这可能还不够。(路透社)

字体大小:

鉴于当前的平均官方税率要远高于上述比率,因此全球最低税率有可能,甚至极其可能成为最高税率。这项起初试图迫使跨国公司缴纳其合理份额的税收的倡议,或许只会带来非常有限的额外收入,远低于每年缺缴的2400亿美元。

眼下国际社会似乎正朝着一个许多人所谓的历史性协议迈进,即为各大跨国企业设定一个全球最低税率。是时候这么做了,但这可能还不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