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霆刚:美国只剩 “民主人权”教条主义

订户

字体大小:

在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过程中,拜登承诺召开西方阵营的国家峰会。当时拜登的说法对美国国内政界似乎很有吸引力,因为他定下了外交蓝图,此项蓝图提供了一个关于如何追求以西方价值观为主导的外交政策的具体想法。

然而,由于历史文化、执政党的取态,以及各国在不同跨国组织的身份,西方阵营的国家对这些所谓精神价值取态不一。每个国家都存有既定政策,也受民意左右,在评估外交关系时与美国的方式大为不同;即使价值观相近,也未必与美国站在一方,对外横加干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