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写在九一一事件20周年

美国新泽西州的九一一空天(Empty Sky)纪念墙刻上了逝者的名字。(法新社)
美国新泽西州的九一一空天(Empty Sky)纪念墙刻上了逝者的名字。(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年前的今天,贾古玛教授打电话到我家,告诉我位于纽约的世界贸易中心,发生了一起重大恐怖袭击事件。他当时担任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而由于时任总理吴作栋先生正在国外,我是代总理。我一打开电视就看到两座高楼熊熊燃烧,之后更震惊地看着它们相继坍塌。

世界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巨变。当时我们非常清楚什么是当务之急。于是,我们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些恐怖袭击,并表示和美国站在同一阵线。我们也向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表达慰问。我们联系旅美的新加坡人,确认他们都安全,查看他们是否需要领事援助。此外,新加坡武装部队和内政团队也进入戒备状态,并加强了保安措施,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保护人民生命和实体安全之外

我们意料会面临危险,但危险来得比我们预料的还快,也离我们更近。我们发现有个称为“回教祈祷团”的恐怖组织正潜伏在我国,它同阿富汗的卡伊达组织有着相同的理念和直接联系。九一一事件发生时,回祈团的成员已经在部署行动,计划利用卡车同时对新加坡多个目标展开炸弹攻击。这些目标包括美国大使馆以及多个设在本地的西方国家机构。所幸的是,内部安全局迅速采取逮捕行动,捣毁这个组织,及时制止了一场灾难发生。

在国际上,我们也同多个国家进行合作和交换情报,应对这个全球共同面对的重大威胁。武装部队参与了驻阿富汗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行动,也在伊拉克为全球打击伊斯兰国联盟效力。这些恐怖组织的基地虽然远离我国,但也会对我国造成严重威胁。

对多元种族、宗教的新加坡而言,恐怖主义不仅威胁民众的生命安全,还对国人之间的互信以及社会凝聚力造成更大的威胁。

尤其是在政府拘留了一些新加坡籍的回祈团成员之后,面对圣战恐怖主义时,我国的非回教徒很容易对信奉回教的邻居、同事和朋友产生恐惧和怀疑。这一来,回教徒就会感到不被信任,受到威胁,可能因此自我封闭。国人也会因种族及宗教信仰不同而产生分歧。如果恐怖袭击真的在这里发生,社会就有可能分裂。

值得庆幸的是,各群体之间多年来建立了互信,也信任政府,所以,为了共同的利益,我们能够公平公正地一起解决各种敏感问题。在这场关乎国家生存的危机,新加坡人很自然地凝聚起来,坚强应对,确保大家的安全。

各个社群、宗教的领袖纷纷出面,谴责恐怖袭击,呼吁民众团结一心。尤其是回教领袖,他们坚决地反对恐怖分子的行为,并引导社群信奉回教的正确教义。非回教领袖也发声,呼吁大家包容不同宗教,对其他同胞表示信任。

同时,政府与各个社群及宗教领袖公开对话,让大家都明白个中利害,清楚表达政府的立场,安定民心。我们也与主要领袖闭门会面,相信他们并同他们分享敏感情报和各种威胁的分析报告。

在基层方面,我们在全岛成立了族群与宗教互信圈。这些基层领袖组成了一个网络,他们互相认识也相信彼此。一旦本地发生恐怖袭击,他们就能缓和袭击所引发的种族和宗教的紧张情绪。

我们也积极改造那些被圣战极端主义思想误导的人,而这项工作必须靠政府和回教社群密切合作来完成。备受尊敬的回教领袖阿里莫哈默以及莫哈默哈斯比等人也成立了宗教改造小组,不辞劳苦耐心劝导误入歧途的回教徒改过自新,回归正途。好几个回教团体也一同组成跨机构援助小组,帮助这些人恢复正常的生活,也为他们的家属提供社会、心理和经济援助。令人欣慰的是,这些方法行之有效,成功改造了大多数的拘留者。

通过这些努力,我们得以维持和巩固我国的种族和宗教和谐。这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恐怖主义的威胁是真实且持续存在的。在九一一事件之后,我们还看到峇厘岛发生爆炸案,雅加达、吉隆坡和曼谷遭受袭击,以及菲律宾南部城市马拉维被武装分子侵占。

此外,新加坡仍是恐怖分子的首要目标之一。他们不止一次计划在新加坡发动攻击,包括密谋劫机撞入樟宜机场控制塔,以及从峇淡岛发射火箭炮攻击滨海湾金沙。幸好,我们成功阻止这些恐怖袭击,保护了国家安全。

九一一事件的长远影响

九一一事件发生的20年后,恐怖主义的威胁远未消除。极端恐怖主义持续扩散,并借助数码媒体进一步扩大影响力。继卡伊达组织之后,伊斯兰国组织也出现了。虽然这个组织失去据点,却通过其他方式,包括在网络上继续操作。不少独狼袭击者就是透过网络自我激进化。他们当中有些是圣战分子,有些则拥护其他暴力极端主义。今年,我们逮捕了两名自我激进化的新加坡籍青少年,他们分别预谋对犹太教堂和回教堂发动独狼式袭击。如今美国军队已撤离阿富汗,我们更须密切关注当地局势,并留意盘踞在那里的组织是否会再次威胁到我国的安全,以及恐怖分子会通过哪些新的渠道散播极端主义。

与此同时,维持种族和谐是持续不断的工作。九一一事件提醒我们,能够撕裂我国社会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这些年来,我们通过一系列措施维持种族和宗教和谐。一旦要改变任何现有措施,就必须慎之又慎。我们绝对不能假设大家已经完全不分种族和宗教,不会偏向自己的族群,以及和自己有同样宗教信仰的人。所以,我们还须不断努力拉近各社群之间的距离,并不时调整他们之间所达到的微妙平衡。

只有时时保持警惕,我们才能长治久安。只有坚持维护和更充分实现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的建国理念,我们才能继续拥有和谐的社会。九一一事件以及其后续发展,成为了国人的共同经历。这些经历也是新加坡建国之路的另一个重要里程碑。20年后的今天,我们立志要变得更加坚毅强韧。这样,当我们再度面对严峻考验时,就能全民一心,排除万难,越战越勇。

作者是新加坡总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