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工人利益靠什么保障?

订户
作者认为,新加坡低薪工人长期以来工资无法显著提升,主要是传统上技能要求低的粗活能大量仰赖外劳,愿意从事这些行业的本地人也不多。现在终于盼来政策上的调整,等于本地工人有了1400元的最低工资。(邬福梁摄)
作者认为,新加坡低薪工人长期以来工资无法显著提升,主要是传统上技能要求低的粗活能大量仰赖外劳,愿意从事这些行业的本地人也不多。现在终于盼来政策上的调整,等于本地工人有了1400元的最低工资。(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总理着重谈及的主要课题之一,是如何扶持收入较低的工人,并宣布了一些新措施,以提升这个群体的收入。这个课题确实需要政府的特别关注和及时处理。

过去近两年来,冠病疫情肆虐,低薪工人首当其冲。疫情催生了网购潮,许多人加入了递送(包括送餐)行业,它基本上是一个欠缺福利和低薪的行业。这个群体被视为自由业者,没有工会代表他们,如何帮助他们维护他们应有的权益,有其紧迫性。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