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怀亮:债台高筑也有道理的时代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图/pixabay)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美国《LIFE》杂志摄影记者马克·考夫曼,1947年在上海拍了一组珍贵的照片,显示的是国民政府当时赶印钞票的惊人情景。这组照片近年在网上流传,让人们回顾一个关键的历史事迹。

考夫曼镜头下的印钞工人正日夜开工,以支援国民政府巨额军费。这一狂举终究挽回不了局势,它引发的物价飞涨和币值崩溃,反而加速大陆政权易主。当时媒体报道,1948年清明节时,人们上坟都不烧冥币,改烧千元面额的真钞。因为一张千元钞票买不到一张冥钱纸,烧真钞更合算!

在本地华校生的共同记忆里,大家都唱过30年代的那首《春天里》,也读过40年代这个滥发纸币断送江山的事迹。这是一两代华人的货币学启蒙,更深的理论或许难懂,但说起无节制印钞,人们会下意识地想到大难临头。然而,这世界变得快,颠覆性的创新是主旋律,过去黑白分明的好事和坏事,都一一进入灰色地带,分不清是坏是好。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