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白:旧梦难寻《台北人》

订户

字体大小:

今年是短篇小说集《台北人》出版50周年。笔者近日重温这部白先勇先生的代表作,与其所推崇的《红楼梦》相对照,和年少初读时相比,又增添新的理解。篇幅有限,只浅谈一二。

生动的语言和人物描写,是《红楼梦》的特色之一,《台北人》中处处可见学习与化用。《金大班的最后一夜》中,金兆丽把朱凤“调理得水葱儿似”,语出红楼46回中王熙凤夸贾母:“谁叫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后文金兆丽“倚在舞池边的一根柱子上,一面用牙签剔着牙齿”,又与红楼28回“凤姐站着,蹬着门槛子,拿耳挖子剔牙”的描写异曲同工;再如《梁父吟》中,雷委员称赞朴公的孙子“莫怪我唐突,将来恐怕‘雏凤清于老凤声’呢”,则令人想起红楼15回中北静王对贾政称赞宝玉的话。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尹雪艳、金大班、朱青、娟娟、蓝田玉……每一个形象都跃然纸上,极富生命力,但又各不相同,如金陵十二钗般各展其姿。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