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秀亮:论陆港两地近期的反垄断政策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指出,由于香港官场的避责心态,加上被选出来的香港财政官员并非真懂经济,房屋官员只会以各种理由推说没地或增加建屋土地困难,以至香港公私营房屋供应长期落后于人口增长,造成“劏房”和“棺材床位”式的蜗居及恶劣居住环境,也是香港房价持续被推高的基本因素。(法新社)
作者指出,由于香港官场的避责心态,加上被选出来的香港财政官员并非真懂经济,房屋官员只会以各种理由推说没地或增加建屋土地困难,以至香港公私营房屋供应长期落后于人口增长,造成“劏房”和“棺材床位”式的蜗居及恶劣居住环境,也是香港房价持续被推高的基本因素。(法新社)

字体大小:

随着近期对科网企业的反垄断政策,相信中国领导层已意识到,若任由富豪(其实是台面上的“白手套”及其背后金主)继续不受节制地野蛮增长,不仅会危及领导层的管治,也会使中国国民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当马云提出“996”时,是何等豪气和自以为是,而许多人基于对富豪的“自然”崇拜,也似乎看不出问题所在。试想想,若每一个科技工作者和各类大公司职员均是“996”,即早上9时上班,一直工作至晚上9时,每星期工作六天,那是多么恐怖的人间炼狱。

晚上9时下班,回到家洗完澡后,相信已是10时或10时半,儿女或已入睡以准备明天早课。到星期天儿女又可能要补课,一星期能有多少时间见到儿女,更遑论发展亲子关系了。更糟糕的是,辛勤工作所赚的钱,主要还是用来供房和支付高昂的补习费和医疗开支。对自身而言,“996”意味着即使是高学历者,也没有个人人生,一切均是公司的。普通收入者甚至无房和没有足够生活费用支付能力,以说服未来丈母娘容许女儿下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