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当东西南北风一起吹来

联合早报是办给新加坡人看的报纸,这份初衷不变,即使要更积极走向区域和世界,若不是以新加坡立场以及新加坡一贯的观点出发,在这个媒体时代不会有人重视我们的声音。(档案照)
联合早报是办给新加坡人看的报纸,这份初衷不变,即使要更积极走向区域和世界,若不是以新加坡立场以及新加坡一贯的观点出发,在这个媒体时代不会有人重视我们的声音。(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一些人喜欢简单化,瞎子摸象一样,把局部的现象描述成自己预设的祥子。以偏盖全的结论,若非太无知,就是不怀好意。

前几天跟母亲到四马路的干粮市场购物,听到一个顾客和店员的对话。

顾客知道对方两年没有回家乡,安慰她:“现在有疫苗接种者走廊,很快你就可以回家了。”

怎么知道店员突然被刺痛一样,很愤怒地说:“你不要再说了,现在谁敢开放给从新加坡的人去。新加坡那么小,每天几千人感染冠病,密度那么高,你们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

那名顾客是个60多岁的妇女,我看她强忍委屈,不再说话,买了东西就走。

疫苗接种率超过85%的新加坡,究竟是个安全的地方还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接收不同来源的资讯,以及不同立场的人总有办法找到符合自己想象的说法,得出不同的结论。

不仅是一般民众如此,学术界和各种人文和政治研究机构,常常也会对同一个研究对象得出截然不同的观察。

今年2月份,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亚细安研究中心在收集了1000名来自亚细安10国的政府机构、区域与国际机构、民间组织、学界、商界和媒体界人士的意见,发布《东南亚态势报告》分析东南亚整体和各国对中美两国的观感和信任度。

整体来说,有72.3%的受访者对中国在本区域影响力感到担忧。如果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亚细安10国中只有老挝、缅甸和文莱倾向于中国,而新加坡的受访者有65.8%倾向美国,比前一年的调查增加了4.5个百分点。

而今年6月底美国知名的皮尤研究机构(Pew Research Center)却得出相反的结论。在它进行调查的17个发达经济体中,有15个经济体的公众对中国充满负面印象,新加坡却呈现出完全相反的趋势,对中国有好感的人比率占了64%,仅有34%受访者对中国持有负面观感。

皮尤也在报告中特别提到,新加坡华族有72%对中国有好感,而马来族及印度族则分别只有45%和52%对中国有好感。

相隔四个月,前者的结论是新加坡人倾向美国,后者完全相反,发现新加坡倒向中国,华族新加坡人尤其如此。

光看这两份报告的结论会以为新加坡社会很撕裂,深入阅读则发现调查时的问题和访问对象,会左右选择的答案,当受访者真的没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影响下,情况更是如此。

这恰恰显示新加坡政府一再强调在中美两国之间“不选边”,而是在这个多极化的世界里坚守以法律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原则是必要的。

就因为世界的多极化,不同的力量在台面上争取政治和经济上的势力,暗中则在精神与认同方面扩大影响力。在这个中美两强相争的局面下,各自阵营招兵买马是必然的,这本来就是地缘政治的“标准作业”,差别只是不同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刻,展现出来的作风不同,但基本利益是一致的。

于是,各事其主者捕风捉影地解读别人的立场,解读成和自己立场一致,可以壮大声势;有时需要解读成与自己对立,以让对方内部形成冲突,如刘邦以四面楚歌吓项羽,使得对方军心涣散,然后乘虚而入。

解读有高明与不高明之分,一些人喜欢简单化,瞎子摸象一样,把局部的现象描述成自己预设的祥子。以偏盖全的结论,若非太无知,就是不怀好意。

在这个东西南北风同时要把我们往不同方向吹的时刻,《联合早报》这份新加坡的报纸,特别又是华文报,时不时就会被人用显微镜放大来看,寻找蛛丝马迹,对号入座地把它放到自己预设的角色里。

今年年中,有人撰长文声称《联合早报》这份报纸在4月份把原本的“中港台”版头,改为“中国”,由此得出结论说早报向中国大陆低头,正式把台湾当成中国的一部分。

实际上,《联合早报》早在2003年配合早报80周年的改版,就已经把大中华地区的新闻版块改成“中国”。今年4月系统更新时,网络版才与印刷版划一。

在《早报》准备跨入100年的此刻,18年前的改版被说成在今日大国压力下的屈服,这种捕风捉影的捏造与附会,本应一笑置之,不能视为严肃的学术文章或者时事评论。

不料本月20日出版的《经济学人》中刊登的一篇发自新加坡的不署名文章《拥抱祖国》(The embrace of the motherland,电子版加了副题“中国向东南亚华人发动统战”Chinese propagandists court South-East Asia's Chinese diaspora)里面也采信以上信息。

这让我不得不回溯当年决定改版时的早报总编辑林任君,在这份报纸90周年纪念特辑那篇访问《东风漫天扑面来》中的话:“我一直强调必须维持我们的独立性,用第三只眼看中国。早报不是中国媒体或侨报,而是新加坡人办给新加坡人看的报纸,因此对中国采取客观抽离的态度,但与此同时,我们对中国有一种‘同情之了解’,即使对它批评也是出自善意,最低限度没有敌意。我们应该坚持这样的立场,秉持这些原则,我们要继续用专业、中立的态度来报道中国。”

联合早报是办给新加坡人看的报纸,这份初衷不变,即使要更积极走向区域和世界,若不是以新加坡立场以及新加坡一贯的观点出发,在这个媒体时代不会有人重视我们的声音。

经济学人是份令人尊重的刊物,我很惊讶它竟然接受不严谨的结论,不过这更说明了现今世界,需要更坚定原则,同时保持灵活包容的心理,才可保持媒体的客观性。

我们站在一个多风的地区,船不能随波逐流,可以适时调整应对方式,切不可轻易改变原则,若投机地测错风向,势必船毁人亡。

作者是新闻中心总编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