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方明:别了,亲爱的鲍达民大使

订户

字体大小:

就在圣诞即将来临之际,我收到了我的老朋友、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发来的短信,称他已决定年底辞职。他在短信里说,他持节来华主要是为了华为孟晚舟事件和那两个迈克尔事件的解决,以及修补因此受到影响的中加关系。现在三人已各自归国,两国关系也出现了重回正轨的迹象,因此到了他离开的时候,他准备回归本行。

对于鲍达民的突然宣布辞职,我之后也看到外电的一些报道。虽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表示理解、感激和尊重,但在这个特殊时候宣布离职,让人略感吃惊之余,也有些遗憾。可以说,鲍达民大使是在中加关系最糟的时候赴任,在中加关系几乎初见曙光并可能好转的时候悄然离去。这中间付出了多少艰辛、多少努力,恐怕知道的人不多,理解的人也有限。

我们有句古话说,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能够在就任期间解决困扰中加的孟晚舟事件,毫无疑问应该是鲍达民大使任内的一个亮点。当然,这个过程有相关各国、各部门的艰苦努力,尤其是中方有理、有利、有节的态度十分关键,但鲍达民大使从中起到的斡旋作用,也不可忽视。

鲍达民大使在华期间,我们经常见面接触,互相宴请,结下了深厚的私人友谊。我翻查了我的工作日志,看到我先后四次应邀赴大使官邸晚宴,也先后四次回请他在学会会馆,并在今年初有多达七八次的频繁见面会谈磋商。这过程中,我看到他促进中加友好的真诚愿望和感情。

他多年来在跨国机构做为全球合伙人从事咨询工作,和中国有业务的往来和广泛的人脉,早年还在上海获得过专门颁发给外国专家的“白玉兰奖”,2019年受特鲁多总理之托赴华,现在又将回归他熟悉的私营部门,应该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我祝福他!

他排除困难干扰,在任期间积极推动中加各层次交流的恢复,因此在加拿大国内也受到不少批评,甚至有人说他是“共产主义分子”。加拿大的保守人士认为他只注重经贸,不去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这也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驻华外交官所面临的国内状况,不仅仅是加拿大,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在中国工作生活时间长了,他们更了解中国,但这种了解在西方经常是少数派,如果说几句实话,可能会受到批评,这在加拿大也不例外。

鲍达民曾公开表示,中加关系“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尽管中加两国围绕贸易、冠病疫情存在冲突,但他坚信“加拿大应该继续与中国保持接触”。他说:“我常强烈地认为,我们必须提高处理印太地区事务的能力,加深对该地区的了解,尤其是对中国。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方面,这一地区的运作方式和应对方法都在发生巨大的转变,所以我非常赞同保持对华接触这个想法。”

确实,从整体看,中国和加拿大之间并无结构性矛盾,也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竞争。从过去的历史发展来看,中加关系友好多于对抗,几乎没有直接的对抗,两国之间更多是友好的故事。我们不会忘记,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中国革命的白求恩医生,也不会忘记现任总理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对中国的友好情谊;我们也更应该明确,加拿大是海外华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也是华人留学生的目的地之一。整体看,中国和加拿大的关系是有基础的,是友好的,个别事件造成的矛盾是暂时的。因此,我希望鲍达民大使离任是以一种完成任务后的心情离开的,当然他面临的加拿大国内压力也是可以想象的。

我看到他在12月5日接受了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多伦多星报》的专访。鲍达民表示,尽管中加关系面临挑战,但他坚信加拿大必须继续保持对华接触。他特别强调,加拿大应该参加北京冬奥会,政府要“慎重考虑”外交抵制的做法。但是,特鲁多总理在12月9日还是宣布了对冬奥会的所谓“外交抵制”。

事实上,鲍达民一直是对华接触战略的支持者,特别是在谈到关于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话题时,他言辞十分谨慎。“我认为我们应当参加奥运会。”鲍达民说:“我认为外交抵制,也就是只允许运动员而禁止政府官员或高级外交官参加的做法,应该慎之又慎。”他指出,无论如何北京冬奥会都会如期举行,“在这个问题上,我会遵从加拿大奥委会的意见,我会全力支持他们的想法”。我欣赏鲍大使这个客观务实的态度!

在目前的氛围下,我们本来约好圣诞节去崇礼的云顶滑雪场一起度假庆祝的约定,大概率是没戏了。别了,亲爱的鲍达民大使!希望我们能够再次见面,也希望今后常回北京看看,我们再次把酒言欢。

作者是中国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察哈尔学会会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