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伟彬:从“中华民国牌”到“蒋经国牌”

订户

字体大小:

再一次,国民党原有的资产又被蔡英文及民进党抢走了,此前是“中华民国”牌,现在则是“蒋经国”牌。蔡英文及民进党的操作变化,反映的是台湾政治结构的变化,是民进党所需要的民众支持基础的变化。

今年是蒋经国逝世34周年。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在出席相关活动时,重新调整民进党对蒋经国的评价,甚至提出蒋经国的“反共保台”是台湾最大的共识。

蒋经国自1949年以后是否一直秉持“反共保台”的政策,恐怕存在不少争议的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蔡英文及民进党此时调整其过去对蒋经国的评价,并推出所谓的“蒋经国共识”,其实是为了给民进党的立场背书,并巩固民进党在台湾的政治地位和民众基础。

再一次,国民党原有的资产又被蔡英文及民进党抢走了,此前是“中华民国”牌,现在则是“蒋经国”牌。蔡英文及民进党的操作变化,反映的是台湾政治结构的变化,是民进党所需要的民众支持基础的变化。

过去,民进党以“台独”为根基,其政治资本来自绿营,因此需要积极制造出各种“台独”动作,满足其需要。而这几年,民进党在各种选举、投票中的节节胜利,在台湾政治格局中越来越稳定,国民党已经越来越不是对手的情况下,中间选民成为蔡英文及民进党拉拢的新对象。

于是,为了赢得中间选民,甚至浅蓝民众的支持,“中华民国”牌、“蒋经国”牌便被蔡英文逐步提上了日程。

其中,尤其是为了避免陈水扁后期过于激进的“台独”路线导致中美联手压制,蔡英文和民进党更是积极推动“中华民国”与“台湾”两者的融合。

在李登辉时期,两者的关系是“中华民国在台湾”,在陈水扁时期,则变成“中华民国是台湾”,到蔡英文时期,两者之间没有了连接词,变成“中华民国台湾”。这些变化显示出两者不断被融合、合二为一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蔡英文始终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她在李登辉时期任“国安会”咨询委员,也是李登辉“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理论的主要起草人。在陈水扁时期,蔡英文则是陆委会主委,负责两岸事务。

在蔡英文眼中,“中华民国”是台湾民众的最大公约数,也是能够避免美国与大陆联手反制的招式。

现在,随着国民党在台湾内部影响力继续衰退,为了进一步削弱国民党基本盘,提升自己的政治支持基础,“蒋经国”牌便成为其新手段。

相较之下,国民党自2000年以来,每次选举、投票基本不脱“蓝绿对决”的口号和路数,而民进党则不断变化花样。对于无法从国民党手中抢夺的,蔡英文则换个说法重新说一遍,重新表述,比如“九二共识”。蔡英文2016年刚上台时,即以“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加以替换,试图以此作为维系两岸对话的可能方式。

国民党至今没有招架之力

对于这些,国民党至今没有招架之力,甚至如媒体所言,自己的“神主牌”都被民进党抢了,不可谓不狼狈。其实,就两岸关系而言,国民党至今仍然掌握着“九二共识”的钥匙。民进党所谓的“蒋经国反共保台”,其实也故意忽略了蒋经国后期提出的“一国良制”,并试图以此争取两岸民心,实现中国统一的事实。因此,国民党要说没有反击的基础和着力点,显然也是错的。如果国民党能够超脱过去的惯性思维,推出新论述,通过重塑认知、重塑身份加以竞争,国民党的未来或许可以有不同的结果。

对于两岸关系,要化解台海兵凶战危的可能性,同样也不离此道。两岸关系如果能够塑造出为两岸民众所共同接受的认知,那么实现和平统一也就具备了可能性。在这一点上,虽然香港在实践“一国两制”上未达预期,但香港与珠三角九市、澳门所组成的“大湾区”,并逐渐实现融合,也有其成功之处,也值得在两岸关系上发挥作用。

过去,受困于香港的“特殊身份”,香港人与内地民众之间始终存在着某种隔阂和张力,难以真正达到融合的效果。这也是香港回归25年来风波不断的原因之一。但自从“粤港澳大湾区”概念出现以来,香港人在内地便拥有了新的身份。比如,不少北上发展的香港艺人,以“大湾区哥哥姐姐”的身份活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缩小了深圳河两边之间的差距,也化解了香港与内地之间固有的张力。

这或许就是香港之于两岸关系最大的价值之处。如果能够塑造出新的认知、身份,并为两岸民众所接受,那么两岸之间存在的张力便可能渐渐消融,台海的兵凶战危也就能渐渐化解。

北京对台湾的政策基础,自从1979年提出“一国两制”至今,主要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试图以“一国两制”说服台湾统一,二是在大陆《反国家分裂法》出台后,以“反对台独”为基础,对台湾进行统战。现在,基于两岸形势的转变,要避免台海出现战争,要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那么,进入新的阶段,即要以认知重塑关系,实现双边融合。这是新时期的历史任务。

这显然也需要北京超脱“九二共识”的基础。毕竟,“九二共识”的重点仍然包括承认两岸之间的差异,以制造出相应的模糊空间,方便两岸展开对话、沟通。而如今要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必然须要找到两岸关系中可以融合的方式和地方。

所以,如果香港可以通过“大湾区”身份和认知实现与内地关系的重塑与融合,同样,两岸之间也可以通过某种新的关系与身份认知,拉近双边的距离,平息内在张力。当然,台湾是一个比香港更大的载体。如何塑造台湾的认识、行为,是一个比重塑香港更加艰难的历史任务,但为了避免两岸发生不必要的战争,这是十分值得的。

(作者是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