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颖泉:我们的新加坡华文 母语之路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近日《联合早报》多篇有关本地华文教育的文章让我感触良多,身为一名华族家长,我也决定发表意见。

我本身出生于1970年代的香港,父母是1960年代回中国读大学的印尼华侨。我从小接受英国殖民地教育,母语是中文,虽然说的是广东话,但写的都是汉字。小学的课堂教学用中文,只有英文科用英语。到了中学,所有科目变成英语教学,只有中文和中国历史课还是用母语。中学会考后,我在父母建议下,考取新加坡教育部的奖学金,来到这个南洋岛国的初级学院升学。我哥哥比我早几年来到新加坡,从中三就开始接受这里的教育。在哥哥的鼓励下,我在教育部面试时,就提出想去华中初级学院。面试官员有些意外,他说多数人会想去莱佛士初级学院,但他愿意让我自己选择。

我们一行20名香港学生来到这个热带国家,在华初上了几个月的语文课,英文课由曾宝明先生负责,华文课则由华文老师教导普通话(华语)。本地的英语水平对我们来说有些吃力,但华文读写则没问题。等到1月份开学,我被分配到须要上华文课的班,很多同学来自本地英校,他们对华文的厌恶程度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上华文课时,我发现AO水准华文就和我小学时的中文程度差不多。但是,华初一年一度的“黄城夜韵”演出,让我对本地华文教育还是感到有希望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