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泽玮:方言,只剩下自救?

订户

字体大小:

华语与方言是零和还是共生关系?这是近日华文报舆论场讨论炽热的话题。这个命题也直接挑战新加坡奉行多年的双语政策和推广华语运动背后的思维逻辑:方言干扰双语学习,必须让位。

作为先讲方言,后学华语的70后,我是华语与方言共生派的拥护者。母亲是广东人,加上幼时在广东籍奶妈家生活,广东话是我童年的第一语言。天天煲港剧听港乐,看姨妈姑姐边打麻将边喊“碰”“黐”“食”。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