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豪:土耳其反对瑞芬加入北约的盘算

订户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反对瑞芬两国加入北约,既有报私怨的嫌疑,亦有平衡俄方与西方势力的现实考虑。(路透社)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反对瑞芬两国加入北约,既有报私怨的嫌疑,亦有平衡俄方与西方势力的现实考虑。(路透社)

字体大小: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彻底改变欧洲地缘政治。长期作为中立国的瑞典和芬兰基于国家安全考虑,正式提交加入北约的申请。不过,两国加入北约的过程难以一蹴而就——按照程序,申请需要全体成员国一致同意方可批准,但土耳其高调表示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反对瑞芬两国加入北约,既有报私怨的嫌疑,亦有平衡俄方与西方势力的现实考虑。

埃尔多安对瑞典和芬兰支持居伦运动、库尔德工人党及为土耳其异见人士提供政治庇护甚为不满。土耳其反对瑞典芬兰加入北约时重申两国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土耳其因对异见分子雷厉风行的政治清算,导致与西方交恶非一日之寒。美国曾因而以暂停向土耳其出售F-35战机、停止为土的F-16战机升级和制裁土的军工业等措施作为回应。

土耳其向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导弹,以及声言购买俄制战机,都曾令美土关系更为紧张。早有评论认为,由于土耳其已愈趋靠拢俄方,所以北约联盟已名存实亡。然而,这并非事实的全部:北约也好俄国也罢,统统不过是埃尔多安希望借由战略地位勒索的对象,而军事行动受阻的克里姆林宫,正将是“苏丹”的下一个猎物。

土俄关系绝非密不可分。两国在叙利亚和利比亚问题上存在利益分歧,更曾爆发有限度的军事冲突。此外,若俄国衰落,土耳其在伊斯兰世界和黑海一带势力范围的影响力将更为稳固。因此,土耳其反对北欧两国加入北约,可能只是经政治计算后的暂时性表态,目的是运用在北约的影响力,争取更大利益。若条件满意,不排除会改变立场。

土耳其开出让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一大条件,是引渡在两国取得政治庇护的土耳其军事人员和70多名异见人士。土耳其官方指他们在2016年参与政变,必须惩处。然而,若瑞芬两国同意引渡的要求,势必引起重大政治风波。基于国内外的强大压力,两国答应这项条件的机会不大。反而,它们以口头承诺不再支持库尔德人,或同意解除对土军售禁令作为折衷方案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因为不用背负出卖寻求政治庇护者的骂名,也不必与西方主流国家的立场偏离得太远。事实上,大部分西方国家充其量是口头上支持库尔德族,但每当库族受到土耳其军队蹂躏时,它们并无实际支援库族的行动。瑞典和芬兰大可不必因这个连西方大国也无法履行的道义责任,进一步妨碍与土耳其的谈判。

此外,土耳其可藉反对瑞芬加入北约向美国施压,要求解除军售禁令。虽然土耳其近年转向俄国购买军备,但美国军备远较俄国先进。土耳其单纯拉拢俄方,实无重大军事利益可言。如希望巩固自身军事实力,势必设法恢复向美方购买军备的资格。

土耳其地区霸主梦

虽然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没有凡事跟随西方步伐,但也忌惮俄方大获全胜。埃尔多安多年来没有摒弃土耳其的大国复兴梦,而俄国正是他圆梦的一大绊脚石。近年土俄关系表面缓和,但深层次争端依然非常多,原因是它们均希望成为高加索、中东、地中海一带的霸主。

土耳其过往一直忌惮俄罗斯军力而没有撕破脸。不过,俄乌战争可能是关键转捩点,因为土制TB2无人机为乌克兰力拒俄军来犯发挥了极大作用,土耳其又以履行《蒙特勒海峡协议》之名,封锁伊斯坦布尔海峡,令俄国黑海舰队孤立无援又无法撤退。如今俄军陷入泥潭,作战能力低下的弱点暴露无遗,土耳其不排除进一步期望俄国接下来军力大减,得以取而代之,成为伊斯兰世界霸主。

当然,作为平衡外交的老手,土耳其还是懂得处处留一手。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对俄乌战争实际影响有限。土耳其阻挠它们立即加入,除了不会对自身有即时明显的负面影响外,亦足以向普京交代。若俄方一败涂地,问题关键便是普京不懂得体面退场所致。若俄方决意加强报复支援乌克兰的国家,土耳其亦不会被列入重点打击名单中。相较于西方和俄国,土乌关系更为友好,乌方既是土耳其粮仓,也是土耳其出售军备图利的重要支柱,双方没有爆发任何重大冲突。只是碍于现实考虑,安卡拉不能明白支援基辅而已。

埃尔多安的现实主义外交手段,从某程度来说当然是“聪明”的,最大程度利用了土耳其的地缘政治优势,在俄美之间左右逢源,又可借力打力向宿敌俄国施压。也许对土耳其来说,妨碍其实现大国梦的唯一风险,就是快速崩溃的国内经济了。

(作者是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