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志华:岸田畅想的亚洲未来值得期待吗?

订户

字体大小: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和东京的第27届国际交流会议上,分别发表演说,就日本的未来亚洲愿景和岸田政府的外交政策作了较全面的阐述。岸田说:“亚洲是全世界最具成长性的地区,也是世界经济的中心。在亚洲采取的行动会改变世界。”他希望“将亚洲地区打造成能为世界带来和平与可持续繁荣的地区。”

岸田还指出他的愿景是,“在后冷战时代之后以及在后冠病时代,印太地区既应该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地区’,也应该是一个‘可持续强劲成长的地区’,还应该是一个‘为解决世界性课题作出贡献的地区’。”岸田所畅想的亚洲未来是否值得期待?特别是他所提的方案是否有助于亚洲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其外交政策是否能增进本地区的持久和平?值得人们追问。

岸田还说:“今后,日本将化身为连结美国与亚洲诸国的桥梁,为促进印太经济框架成为一个具有包容性且可持续成长的平台,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岸田还特别强调“与共享普世价值的同盟国、同志国紧密合作”。但他应该心知肚明,美国这个印太经济框架设计初衷,就在于对冲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减少亚洲国家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推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去中国化,借以牵制和排除中国,帮助美国实现地缘政治目标,维持在印太和全球的霸权。

印太经济框架本质是美国优先,而不是亚洲团结,要义在于促进美国利益,而不是亚洲发展。其中尤其须要追问的是,刻意排除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能称之为开放包容吗?切除与中国的经济关联能实现“可持续的强劲成长”吗?没有中国的参与,还能解决哪些世界性难题?据统计,五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稳定器和动力源,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年均在30%以上,是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大多数印太经济框架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

紧密的贸易联系、相互依存的经济关系是地区和平的稳定之锚。推动亚洲国家之间经济进一步融合,增强本地区企业和民众的获得感、相互间的信赖感,是维护和增进和平的重要基础。正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指出,“抽离全球供应链、将业务迁回国或迁往友好国家的举动,不仅会冲击区域增长与合作,还会加深国家之间的分歧,进而导致冲突。”岸田无视亚洲意识形态与政治体制的多样性,文化传统与价值认同的多元性,无视亚洲各国经济深度融合相互依赖的事实,无视40余年来中国作为本地区和世界经济增长主要贡献者的角色,打着“自由开放的旗帜”,却在鼓动与推行排他和定向脱钩的行为,恐怕无助于本地区的稳定与发展。

岸田强调,“这个地区(亚洲)应该依靠法治来构建自由开放的秩序,而不是依靠武力。”的确,各国都应当弘扬国际法治,维护国际法的权威。日本自身更应该成为遵守国际法的典范,而不是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搞双重标准,严以待人宽以律己。岸田称日本尊重国际法与国际社会的原则,但现实中日本违反和践踏国际法的事例并不鲜见。譬如违法限制外国舰机在日相关海峡的过境通行权利,擅自决定排放福岛核污水,依据面积仅为双人床大小的冲之鸟礁,主张比自身国土面积还要大的海域,诸如此类。无论是空喊口号,还是自我标榜,都于事无补。

岸田还在演讲中说:威权主义国家“公然将国际法与人道主义踩在脚下,全世界都在目睹它难以置信的侵略行为”。声讨违反国际法、违背人道主义的行为固然没错,但问题是不能进行选择性的谴责和声讨,对于另外一些国家违反国际法、侵犯主权的行为置若罔闻,更不能将违反国际法与人道主义视作某些“威权”国家的专利。这种狭隘的区分“威权”与“民主”国家的言辞,不对行为本身进行定性,简单地根据一国政治体制进行扣帽子、乱评判,只会分裂亚洲而不是团结亚洲,只会使得亚洲国家进一步阵营化,迫使亚洲国家选边站队,制造更多对立与对抗,而不会促成大家抛开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成见,面对共同的挑战。

的确,俄乌战争造成世界局势的重大震荡,乌克兰人民更是遭受巨大伤害,但以乌克兰战争为由头,恶意宣扬“今日乌克兰明日东亚”、煽风点火制造恐慌,污名化中国,人为制造“仇中”和对抗,亚洲能有一个繁荣和美好的未来吗?

岸田认为,“这并非是倒向美国还是中国的问题,而是守护还是失去普世价值与和平秩序的问题”。的确,“和平”作为普世价值,值得也须要所有人去珍惜和维护,但绝不能说像日本一样紧跟美国站队就是维护和平,跟中国一起就是破坏和平。美国制裁俄罗斯支援乌克兰的目的是为了和平吗?或者说不过是将乌克兰作为棋盘、将乌克兰人作为棋子,借机拖垮俄罗斯,实现自己的战略利益?

在一个分裂世界中,日本应当重新定义在亚洲的角色,不应该到处炒作“今日乌克兰明日东亚”,制造对立、煽动对抗,而应弥合分歧、增进团结,与具有不同价值观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携手,增进亚洲的和平与繁荣。

(作者任职于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