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非洲的新加坡

订户
最近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在非洲内陆国家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我国总理李显龙(左)亲身赴会,会后还正式访问卢国两天。(海峡时报)
最近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在非洲内陆国家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我国总理李显龙(左)亲身赴会,会后还正式访问卢国两天。(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一个非洲小国能闻名于世,也算是难能可贵了。卢旺达过去20几年来的经验说明,小国若有贤能的政治领袖行德政,带领人民一起奋斗,也能闯出一个名堂来。

最近共和联邦政府首脑会议在非洲内陆国家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我国总理李显龙亲身赴会,会后还正式访问卢国两天。对我们来说,卢旺达是个比较陌生的国家,新卢于2005年3月建交至今已有17年。据随团记者报道,目前在基加利定居或定期进出的新加坡人只有约10人,远不及中国人。据中国媒体报道,在卢旺达发展的华人已有3000多人,而且还成立了华侨协会。

虽然我们对卢旺达所知不多,但这个非洲小国在国际上却名声不俗。还有“非洲的新加坡”的雅号,政府廉洁有效,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也曾以此自诩。也有人称它是非洲的瑞士,因为它山川秀丽,风景如画。

但许多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发生在1994年(从4月到7月)的百日种族大屠杀。当时,全副武装的胡图族军人报复性屠杀少数的图西族、特瓦族和少数温和派同族人,估计有80万至100万人丧命,屠杀事件也被定义为种族清洗行动。这场大屠杀的主要导因,是胡图族政府军和图西族武装反抗组织之间的内战。

卡加梅率领的卢旺达爱国阵线最终击败了胡图族武装,结束大屠杀。爱国阵线也组成新政府,致力于民族和解与战后重建。神奇的是,在卡加梅掌政后,卢旺达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华丽转身,不但恢复了政治稳定和社会秩序,促成民族和解,还走出了大屠杀的阴影,经济振兴,每年取得约8%经济增长,令人刮目相看。

卡加梅属于少数图西族人,出身有点像中国的毛泽东,从参与以乌干达为基地的卢旺达爱国阵线这支武装反抗组织,到成为组织的指挥官,长时间参与卢旺达内战,和政府军周旋;之后成为副总统和国防部长,最后成为总统,有丰富的军事经验,应属军事强人类型,也可说是马上得天下。但过去20多年的政绩说明,他在治国方面也有独到的一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卡加梅很崇尚我国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治国方式,也积极效仿。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当天,卡加梅刚好接受《非洲青年》杂志(Jeune Afrique)的专访,访员向他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刚刚逝世,他是不是你的模范?他回答:“很明显,是个榜样(inspiration,有灵感、启发、鼓舞等意思)。他是一位伟人,依据大原则办事,为一个小国取得巨大的成就。李光耀改变了新加坡及其人民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正在卢旺达做的。”

卡加梅在2008年首次到访新加坡,当时他就曾告诉李显龙总理,新加坡是卢旺达的榜样。2015年卡加梅二度访新。这期间,新加坡也曾派出一些技术教育和行政等部门的官员至该国传授经验。现在,新加坡是卢旺达的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两国关系友好,2020年12月,两国签署协定,加强金融科技创新、贸易和商务发展方面的合作。去年4月和8月,也分别签署司法合作谅解备忘录和数码经济合作谅解备忘录。

卡加梅看中了新加坡的治理模式,但也因此备受西方国家訾议,指他所欣赏的其实是李光耀的“专制作风”,容不下异议,钳制言论自由,甚至用军事手段无情地打击政敌。卢旺达的宪法本来规定总统最多只能两任,卡加梅的总统任期原本应在2017年届满,但他在2015年通过公投修改宪法,让他可以连任。理论上如果他不断参选和胜选,可以一直连任到2034年。他目前的任期在2024年届满。对卡加梅的所作所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自然非常反感,但他讲求行政效率、打击腐败、改善民生,政绩斐然也是事实。

另一个出奇之处,是本来不曾是英国殖民地的卢旺达,却偏偏选择在2009年加入共和联邦的大家庭。这主要也是出自卡加梅的主意。共和联邦成员都是前英殖民地或自治领,而卢旺达曾经短暂地成为德意志帝国的殖民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归为比利时的殖民地,从未被英国殖民过。此外,虽然卢旺达曾长期沦为比利时殖民地,但卡加梅却着重英语,而不是法语(比利时的主要用语之一)的使用。

卢旺达加入共和联邦到底有什么好处?卡加梅的解释是,要从这个组织的团结和发展中受惠。他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包括在2009年加入共和联邦,是为了让我们的人民和世界接轨,往前看。”有政治观察者认为,此举是为了改善与西方国家的政治纽带。最近,卢旺达又做出另一个出奇举动,4月间,它和英国政府宣布达成一项协议,让英国把从法国等欧陆国家非法入境的难民,转移到卢旺达。

有关计划将试行五年,英国政府将给卢旺达1.2亿英镑(约2亿新元)来实行这一计划。难民被送到卢旺达后,可在那里申请庇护,可能会获得永久难民身份定居在卢旺达。如果庇护申请失败,还可以以其他理由申请在那里定居,或在安全的第三国寻求庇护。

通过非法渠道进入英国的难民,其实主要是非洲和中东难民。英国显然不欢迎难民涌入,因此想出这一“难民外包”的怪招。联合国难民署就狠批这是很不人道的做法,一个发达的有钱国家,竟然要把难民甩掉,交给一个穷国去处理。也有人认为,卢旺达并非完全出于人道要接收难民,而是为了那笔钱。伦敦大学一位刑法讲师尼古拉·帕尔默(Nicola Palmer)则认为,这个计划给了卢旺达一个与强国打交道时的新筹码。

但卢旺达此前已有接收非洲难民的先例。2019年,联合国难民署就和卢旺达达致一项安置利比亚难民的安排。卢旺达接收了800多名利比亚难民,然后逐步安排他们转移到加拿大、挪威、瑞典、法国、比利时和芬兰等地。与此同时,卢旺达境内目前也有多达13万名来自邻近国家如刚果、布隆迪和阿富汗的难民。

政治强人不管政绩如何,都无法在西方国家得到好评,因为政治上他们不遵照西方那一套,卡加梅也不例外。但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一个非洲小国能闻名于世,也算是难能可贵了。卢旺达过去20几年来的经验说明,小国若有贤能的政治领袖行德政,带领人民一起奋斗,也能闯出一个名堂来。

在一帮要学习新加坡的非洲国家中,到目前为止,卢旺达算是有点成绩的一个。但它颇受称道的善政是否能持久(特别是在强人卡加梅之后)延续,还是一个未知数。从经济角度看,去年,卢旺达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850美元,和新加坡的5万9000多美元,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若从结束内战算起,它毕竟还是个很年轻的国家,我们只能希望它继续加油,更上层楼。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

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